( ´ㅂ` )你好呀

关于

[K][出世]疏月初起时

———————————————

♥写在前面
♥私设的偶像与经纪人paro
♥这篇是16年七人小组准备出K全员爱豆本(已窗别问2333)的时候准备的出世part番外短篇
♥我好像非常喜欢把他们的过去鬼扯在一起XD
♥旧文整理中
♥出云的原姓这么怪不是我的锅233

———————————————

疏月初起时

电影院里座无虚席。

这部在圈外颇受好评的老片被翻拍了一遍,重新搬上大荧幕,顺理成章地吸引了一大波的情侣。

他们的心随着剧情或沉或浮,唯有两人指尖相接传达的温度,如那炽热的感情般未曾变过。可淡岛世理只是恍惚,孤身一人坐在喧闹的电影院里却是连剧情都没有看懂,只有扣人心弦的片尾曲的旋律不断在脑中回放。
几乎有落泪的冲动。

这是草薙出云第一张个人专辑的收录曲。
歌词的内容相当迎合片子的主题,无非是关于青春懵懂的恋爱。虽然并没有认真看剧情,但是依稀能够回忆起国中时期的自己似乎也有着傻白甜女主的少女情怀。

顺带一提,那个人那时候的名字还是伽具都出云,是个奇怪到让世理一眼看到胸牌之后便再也忘不了的名字。

电影的女主角是个国中生。这大概是这类电影的神奇之处,女性观众们无论如何都能在女主角身上找到一些自己的影子从而引发强烈的共鸣。

而世理与出云的羁绊也始于此,虽然只是她自认为。

在国中一年级那年,世理因为害怕蜘蛛而逃掉了生物实验课,躲在教学楼后边的树林里看书,遇见同样逃了课的前辈。

那个一头蜷曲金发的高中部前辈注意到了她,停下了轻哼的歌谣,轻轻笑着,一出口就像是温和的安抚。

「你很特别,美丽的mademoiselle。」

因为性格冷沉喜欢独来独往,她基本没什么朋友,虽然听不懂mademoiselle是什么意思,但是毕竟是个女孩,对于「特别」「美丽」这种漂亮话也是完全没有抵抗力。

当时的她想啊,没有什么东西能比他的笑容和歌声更美了吧。遗憾的是这并不是电影,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了直接的交集。直至后来高三的他即将升入大学,世理去打听了他填报的志愿。

在她高三的那一年,她毫不犹豫地填上了一样的大学。

之后工作,投身演艺圈成为经纪人,从默默注视已经出道成为偶像并且改了艺名的草薙出云,到以S4经纪人的身份与他正式交涉。怎么说呢,搭上这么多年的时光,终于有了和这个当年予以自己一米阳光的人有了正当理由接触。

可笑的理由与执着。
这些年来这近乎算是偏执狂的荒唐行为,这样拼命的追随只是因为当年一眼爱上脸之类的诡谲设定。如果告诉当事人,大概只能落得一个「是吗?」「小世理越来越幽默了」之类的回答。

如果数年来沉淀下来的感情只能单纯称为喜欢的话她简直都要发笑了。

电影散场之后,世理接到了他的电话。自那端传来与歌声一般温柔的嗓音:「小世理,现在有空吗。」

「刚看了电影。你的新单曲…」顿了顿,「还算不错。」

「哈啊。你在哪个影院,我来接你吧。顺便邀请你去我的庆功会。」
「不必。我并不是你的经纪人。」
对方嗤笑:「果然冷淡才算是本性啊,那…」

那边紧接着传来「草薙哥在跟谁聊天啊~」这样柔媚的女声,还有出云忙不迭的打趣。她摇摇头边走边挂断电话。

一颗注视着他的,空洞而冰冷的心给了她无限多的诱惑。然而淡岛世理的人生信条告诉她,绝对不能像番剧里的少女一样漫无边际地臣服于等待着回眸的生活。

率先开口,或者容忍他乱七八糟的私生活,全都不可能。

迈出影院大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清冷的月在云层里勾勒出浅淡的影,将一片属于暗夜的阴郁挪远。

世理依旧记得那一夜,这个喝的醉醺醺的当红偶像瞬间在她眼前放大的、轮廓分明的脸。

「我们以前…见过吧…?」
——含糊不清地说完这句话,出云凑上去吻了她,接着埋在她的肩头熟睡过去。

霎时。鼻腔里,唇齿间,全都是酒精与烟草交融致命的躁动味道。

我才不相信你记得我啊…。
你怎么可能会记得我呢。

她用连自己都分辨不出来的语气喃喃着:「你这家伙…也是,会醉的吗。」

没有喜悦没有慌张没有羞涩。只是作为一名经纪人,听从自己签约的歌手把另一个烂醉的家伙送回宾馆而已。

回家的路上偷偷去附近的音像店买了几盘这部电影片尾曲的专辑,直到抽到草薙出云的特典写真照,小心地拆开,夹进日记本的扉页。

草薙出云啊。

猛然想起刚才看的电影是部恋爱喜剧。故事总爱节选,炮制出一个个或欢喜或悲伤的ENDING。那部电影的结局怎样,她当时并没有注意,也许以后还会有机会看到。
但那终究是不一样的。每天的月亮圆缺不同,每日的情绪与感慨,亦然。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如果一直拼命想要一个定论,只要还活着就不会有那么明确的答案。似乎有些偏向悲观论调,却是人生的奥义吧。

照片里的他侧身抱着如同燃烧着的赤红花束,唇角上扬,眼角带着点点细碎的金色阳光。

一如她不曾后悔的,那么多年来偷偷思恋的时光。

「草薙哥在跟谁聊天啊~」

「…看来礼物是送不出去了。」

「诶~?果然是草薙哥喜欢的人吧?」

出云从外套里抽出墨镜戴好,遮掩起他眼中的情绪,一直微扬的嘴角也垮下来:「也许?」

之前Homra与S4的成员聚餐,出云装醉,趁机想要试探她对他是否抱有与他相同的感情。不过那个金发的优雅女子只是一脸淡然,现如今想想,看来是以失败告终了呢。

出云摩挲着本该作为礼物的项链,剔透的水晶挂坠镌刻着「Seri」的字样。可惜啊,这条定制项链,大概一时间到不了它的女主人手中了。

她并不喜欢这样的我吧?那么什么都不表白,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疏月初起,夜便不会太黑。

羸弱月光下的所有事物被蒙上一层薄纱,他开着车路过一家音像店,望着门口巨幅海报上的自己,恍若置身梦里。


[Fin]

评论(22)
热度(20)

© 海夜璇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