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ㅂ` )你好呀

关于

[K][短][栉名安娜]Mashiroiro

二期前码的老物了。

题词:栀子花  安娜 

---

青碧的花蕾间不知何时绽开了柔软的花瓣,在这依然颇具凉意的时节。
身形娇小的少女托着腮,兀自站立在一簇栀子花前轻嗅花香,任凭风吹舞了她的长发。

拥有着洁白的,同栀子花一样不讨喜、不吉祥的颜色头发的,少女。

至少她曾经是这么认为的。

「这是栀子…别小看它,安娜,这个会开白色的漂亮的花噢?」
她已记不清是哪一日,多多良在她窗前摆上了这个盆栽。看不出色泽的枝桠静静卧在泥土上,显得伶仃而纤弱。

「…不要。」的确是不喜欢,尤其是白色。
对于她来说,没有赤色,万物的色彩,都是一样的。
「白色是很可爱的颜色,和安娜的头发一样的颜色…我很喜欢呢。」
她听到他如是说道,难以言明的感觉涌上心头,一瞬间有些失神:「…嗯。」

还只记得,多多良那时的笑容像极了冬日里的暖阳,轻盈又令她隐隐欢喜。

「嗯嗯~安娜要好好照顾它,等它开出白色的花朵的时候…一定要叫我来看噢?」

他把那句「嗯」当作了承诺,让她好好养着这盆花。

他说,等到栀子开花的时候,一定要叫他来。

[栀子花开了啊,多多良。]
[花瓣是白色的,可是一点也不讨厌。因为可以直接看清楚,白色,清晰的颜色。]
[花香似乎都带着些甜味呢,多多良,我有好好照顾它,一直一直。]
[我遵守承诺了噢。]
[那么你呢,你的承诺呢。]

如今,她的身旁空空如也。
始终是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只是静默着,极力表现出一脸淡然。所有的悲哀亦或是幸福,全部的,隐藏起来。就好比那份栀子花的馥郁与芬芳,终会消散在空气与尘埃里。

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多多良,尊,赤组的各位,全部都。
不在了,再也无法,见到了。

「该回去了。」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青服男人轻声提醒她时间到了,「检测到阁下产生了大幅情绪波动,这样很危险。」

「礼司喜欢栀子花吗。」她伸出手拭了拭脸上的泪水,转过身去。话刚出口,便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最近你的威斯曼值不太乐观。」

「…嗯。」

这便是,宿命吧。

她终究无法做到,如吠舞罗诸位所期望的,一生幸福,平安喜乐。

[Fin]

评论
热度(27)

© 海夜璇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