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ㅂ` )你好呀

关于

[FSN][弓凛]wars.

wars.

♥特工(?)paro
♥第一次写弓凛XD
♥脑子闭塞练手

抵达会面地点时他不意外的接受到了来自自己新搭档的不满。

「你迟到了,『Archer先生』——」
少女用锐利的目光望着他,强加上不自然的敬称来掩饰敌意。

款式简单的红色上衣,配上下摆长度拘束于得体与撩人之间的深黑色短裙。搭配的熟悉感与无来由的慌乱感让Archer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和情报完全一致,钟爱红色。」他停留在少女身边,道歉似的鞠了一躬,目光却是冷彻的,「对于我迟到这一点,万分抱歉,凛。」

「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就直呼其名,不是优雅的做派吧?Archer·先·生。」

「既然是约会的话,不亲密一些会不会太浪费?」他听到自己用嘲弄的口吻,轻轻附在她的耳边调笑道。

这是一贯独行的『守卫者』Archer和有『最强新人』之称的远坂凛的第一次会面,但是并非是在练习室里,而是在一家新开的茶餐厅的门口。

上峰似乎是想以这种方式来给二人进行直接磨合,顺便锉一锉二人的锐气。他不禁歪唇苦笑,军方真是用心良苦?

「啊,啊。我…约会…」眼前的远坂凛早已脸红到了脖子根,壮胆似的回答,「啊,对,这方面经验我还是很丰富的!嗯!」

Archer试图用他的方式化解这场强制性约会的尴尬,没想到自己的约会对象比想象中还要纯情。
他强压着笑意回复道:「…既然如此就好办了,想要去哪里?」

「购物中心吧。」凛深吸一口气,朝向他迈进了一步,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挽住了他的手臂,「走、走啊?」

「原来凛是挽手派的啊——」
「啰嗦!」

接下来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话语,无非是一方发出无意义的感叹,另一方沉默,没什么默契可言。

说实话Acher平日里与异性的交往并不多(除非是逼不得已要去干目标是女性的暗杀)。关于应付女性这一点他也不算擅长,遇上眼前这位自命不凡的大小姐,还真是不明白还从哪里开始。

但也不能算是令人苦手到厌恶的那种。
——至少还是个相当有魅力的少女,有那么些许在意和别扭的感觉还算正常吧。

「哎,我说,Archer先生准备转到什么时候。」
「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在围着购物中心转了好几圈之后,凛终于忍不住开口,而他像是事不关己一般牵引着她慢悠悠走着。

哪有人约会会想着去什么购物中心啊?白痴么?

暗自腹诽着的时候,脊背一冷。他稍稍注意了一下身后,忽然意识到什么般发笑了,与此同时脚步在一家时装店门口停滞下来。

Archer转过脸去望了一脸『你这白痴想干什么』的凛一眼,领着她进入了店内。接着挣脱开她的手臂,抬手大力揽住她的肩膀,连带着一件不知道什么时候取下的小洋装将她推进了试衣间。

「这件衣服很适合你,试试。」他用自己的身体堵住凛的去路,左手肘抵住试衣间的门,目光勾勒着她的身形,却不带有半点情欲。Archer很清楚现在的状况,如果猜的没错的话——

凛压抑着怒火,手掌紧紧按在自己的腰侧位置:「你是笨蛋吗!这种衣服怎么可能…」

「试试。」

Archer挑眉,那种语气简直像是要亲手解开她的衣扣为她换上裙子一样,说是宠溺还是诱惑什么的,更不如说近乎是一种胁迫。

凛噤了声,手指摩挲着衣料。看的出来她现在足够慌张。

Archer垂下眼帘,稍稍动了动身体进入试衣间内,同时在内锁上了门。试衣间里狭窄拥挤,被占去了大半位置的凛缩在他的怀里,仰起半个脑袋瞪着他。

他不免觉得好笑,这朵玫瑰原来是只会龇牙的小野猫啊。一瞬间被激起好奇心,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对方抢了先。

「Archer先生玩的哪一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你是要和我好好相处的吧?」凛蜷在他胸前的手缓缓够住他的领子,哆哆嗦嗦解开了一粒纽扣。

缺乏经验的妩媚表情足够诱人?

Archer摇摇头,不动声色地按住了凛从黑色加厚丝袜里暗自逼至腰间的匕首。刀刃脱离衣摆,手腕使力一掰,他把刀锋拧向了外侧。

他承认刚才凛的魅惑是成功的,差一点,差一点他就被这个小丫头片子摆了一道。

「还欠些火候。意识不错,可惜你安插的『眼』…」
「还有那些小伎俩…对我来说…」
盯着凛的眼神里有那么些许复杂的东西,不可言说的侵略性从双眸中浸透恶劣。那把刀在阴暗处闪着寒冷的金属光泽,即使有利器阻挡在二人之间,强烈的求胜欲和征服欲支使他毫不犹豫地将身体压了上去。

只想看看她狡黠与纯粹并存的眸子里闪过丝毫的恐惧与挫败,只要她求饶——

那么,『守卫者』还是可以一个人站在军部的神坛之上,而不是被一个自作聪明的女人把握走主权。

在见面之前Archer并不打算那么失礼,但是这个女人安排人员跟踪,甚至在身上藏了匕首,做出这种行为的确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这个时候凛反而自然地笑了:「…这算什么呢,调情吗。」

就在这个Archer感到诧异的空档,凛借由巧劲弓膝踢开了他的手,忽的夺过匕首,电光石火间划破空间,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渗出暗红的伤口。

即便是喘着粗气,凛还是摆出得逞了的神色,结果被反制的Archer弯起嘴角直视了,不知他是觉得太过小儿科,还是自信她不会对他怎么样。

「好了,我承认,是你比较强——但是我的确伤到你了,不是吗。啊真是,气死了,毫无疑问我…」说着说着她又沉默了,显然是觉得理亏吧。

「毫无疑问你是个狡猾的女人。」

「你!!」

「『最强新人』,合作愉快。」

他稍稍松开一些,伸手把对方把项链的红宝石坠子紧紧攥在掌心,复又将手掌摊开。在暗处,红宝石的光泽浸润了整个视野。

——现在的Acher不会明白,或许这就是坠入深渊的导火索。

评论(22)
热度(39)

© 海夜璇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