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ㅂ` )你好呀

关于

[K][出世]ひかりへ/向光而行·7-8

隔了好久来更新…前面部分细节为了配合剧情走向做了小修改,抽空还会继续改改改…
如果有什么小BUG还希望原谅ovo其实感觉节奏拉的有点快了…

——————
[SERI-SEVEN]

他终是没能在我的监管下安稳入睡。终端如雷般炸响,他只是瞟了一眼来电人,便慌忙想要起身。
与此同时他注意到了我不曾移开过的目光。

他接了电话,有意识地向一侧挪了挪身体。
「现在吗,好,我马上过来…你先别慌…」

隐约听见那边提到了我无比耳熟的名字,亦可以感知到他压抑着的慌张。

我有这种无来由的自信。

「他说到了伏见吧。伏见怎么样。」

开口说这话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何其镇定的语气,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只是忽然想要关怀一下那个整天懒懒散散的下属似的。

抵在他腰腹之间的手掌明显感觉到这个男人浑身一震。

「…等你的情况稳定一些,我们一起去看他。但是现在我必须去一趟。」

知道隐瞒不住了,他宽慰似的,隐晦地回答我。
这就是他的体贴之处,擅长用温柔的方式把难以阐明的事揉碎,熬成一锅粘稠的甜汤。

「很糟糕?」

「醒来后出了点突发状况…正在抢救。我现在去看看。」他随手扯过衣架上挂的平整的外套,从牙缝里挤出一丝苦涩味浓重的笑意。

「…我明白了。带我去。」
「应该是没有大问题,我去…」
「带我去。」

我不知道此时的坚持意味着什么。恐惧,害怕未知变故的恐惧,以及愧怍。

「…那把这个穿上吧。」
亚麻色的羊绒外套转手被他披在了我的身上,薄荷万令人安心的味道将我包围起来。

[SERI-EIGHT]

我已很久没有亲自感受过,属于医院的颜色。

变幻莫测的纯白。
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纯白衍生出来压抑感。

消毒水的气味勾着胃里还未消化完的食物往外涌,抽搐着逼迫神经保持高度紧张。

我一个人坐在长椅上,草薙在不远处的急救室门口和伏见平日里的主治医生交谈,八田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被镰本他们带回了吠舞罗。

从他们絮絮的交谈里可以得知,伏见的生命体征正在一点点消失——属于一种罕见的突发性病症。
突发性病症。
怎么可能。

请一定要救他——我不希望有人…

「病人的情况是突然恶化的,从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病。我们正在抢救,但是希望渺茫…」

正在抢救,但是希望渺茫。

我不希望有人因为我的过错…

某些混乱的东西一点点在脑海里明晰起来。
事实上,在我听到伏见名字的一瞬,就有了痛感,像是一片枯骨的地狱里,有人朝我伸出了手那样。

我的记忆里,缠绕着我这样久的梦魇里,只有被自己重组的零星碎片。我从来不敢认真重新去回想起一片血染的混沌里所缺失的部分,此刻脑子嗡嗡作响。

记忆之匣不是潘多拉的魔盒,我不愿揭开,因为那里装的是我害怕面对的东西。
就像我盼望又恐惧的那样,就像我夜夜梦到的那样,那种东西,让我去承担就可以了啊。

我只觉得自己的眼前蒙上了愈发浓重的雾气,看不清向我走来的那个人的样子。试着,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开口:「呐…草薙。」
「呐…你早就知道了吧…」
「是『弑王的惩罚』吧。」

我没能救室长,连亲手终结他的勇气都没有。
记忆断片,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巨剑降落前的那一瞬,是伏见推开了我,完成了我没能完成的,『青王的终结仪式』。

真正的受难者在这里。

不断对自己加以暗示,自以为「只要我一个人承受痛苦就好了」。
所有人都清楚这现实,只有我还在逃避着。自以为是地逃避着。

决堤的泪水被温暖的手掌一点点抹去,他站在我的面前,只是沉默而机械地重复着。接着,紧紧地抱住了我。

「没事的啊…会没事的啊…」
 

评论(12)
热度(24)

© 海夜璇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