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红project形象大使
头像画师@绚烂的蘑菇

关于

[K][出世]CHU♪·与梦交织的二人时光 1

CHU♪·与梦交织的二人时光 1

-前文:CHU♪[短篇合集]
-CHU♪这个系列的更新![原名everlasting]
-试着还原当初的心境和文风去写,傻白甜傻白甜only!感觉自己把他俩捏的好制杖。
-有点后悔让世理那么早怀孕233333

_

两个人呆在一起的生活不比独身时那么惊心动魄,但也不能说是百分百的闲适安逸。

世理的怀孕反应加重了不少。精神大不如前,除了更加嗜睡以外,剧烈的孕吐成了每日必定要经历多次的磨难。虽然在这之前她自认为作为拥有异能的青之氏族成员,较之普通女性,怀孕的日子会轻松很多。然而事实却是一向喜欢自行自立的她也因此沦落到凡事都得靠出云的帮忙。

围着Hello Ketty粉色围裙的出云捏着汤匙盛了一勺红豆羹,吹了吹,确定不那么烫后再喂到世理的嘴边:「小世理,喝一口吧?啊——」

「啊啊…我不要。」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世理感知到甜软食物的迫近,倒吸一口冷气。在这之前她还会在脑子里疯狂地怀念红豆泥的甜香,然而见到食物之后,仿佛要抹煞味觉的强烈呕吐欲席卷而来。

「听话,就喝一口。都一天没吃东西了,这样怎么行?」

世理怀孕之后没多久,出云就把他心爱的小酒吧全权托付给了八田他们,回家做个日夜辛劳的全职煮夫。每天研究保健食谱,变成花样给她做好吃的,荤素搭配每日不重样。一开始世理是很享受这种日子的,餐餐都换新口味。虽然感觉自己怠惰了不少,但自家老公天天围着跑,就差把她放进婴儿车推着走的感觉无比甜蜜。

近来这却已经成了甜蜜的负担。她吃不下东西,整日哇哇的吐,正餐也一水儿换成了粥。出云焦急却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两人在这方面都无甚经验。

「好吧…就一口。」
紫红色的羹汤被送入口中,她试图接受忍耐这个涌入鼻腔的诡异味道。瞬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反胃的无力感卷着胃酸往上涌,苦涩与酸楚直逼喉咙。眼前还一阵阵地发黑,实在是控制不住,她顾不上出云,慌忙冲进洗手间。
一阵狂呕。

这样下去迟早得营养不良啊。出云一边为她顺着后背,一面回头望望一桌子口味清淡的粥。为世理专门定制的菜单上已经划掉了不少菜品,依照口味针对性地熬汤炖菜也是效果不佳。心疼一桌好粥的同时,更心疼她食之无味憔悴了不少的样子。

他有试着去询问身边的人,但在收获到类似于『嫂子每天吐?是生什么病了?』『WIKI上说孕吐是正常反应,草薙君,请照顾好…』吧这样的回答之后才意识到。
——他才是最早结婚的那个啊所以其他人怎么可能会有经验!

并且,在「解惑团队」中还存在着起不了任何作用还擅长人添堵的家伙。
比如伏见猿比古。

「这种事情?啧…我怎么可能知道。」
「…」想挂电话。
「是草薙先生没照顾好副长吧。麻烦…请对了告诉副长上次那个案子…」
滴——滴——滴。

比如千岁洋。

「草薙哥你不在都没有妹子来酒吧看我们了!」
「…我说…」
「啊,草薙哥也有为难的时候啊…嫂子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嘛嘛不如我来照顾嫂子吧,受欢迎的男人总是…」
「闭嘴呆子。」
滴——滴——滴。

果然找他们是没有用的。挂断电话后出云决定不再依靠别人,一心把精力投入到世理专属食谱的研究制作中去。

「喂…别一直拍我…这样让我好想吐…。」唤醒正在出神的出云,把他手掌轻轻按到腰线旁,停止呕吐的她宽慰似的以一种懒洋洋的悠然腔调说着。
出云回以苦笑,一手揉乱了她的发丝:「抱歉,这种事情我无论如何我帮不上小世理。这些就别吃了,我去拿酸梅,吃酸梅会不会舒服一点?」

稍微觉得缓过了神,世理按了按眉心起身,此时他的表情让她觉得有些好笑。之后是取而代之的细微自责感,她揉了揉眉心,抿唇道:「不。我去漱口…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现在想吃了。」

「啊,啊?」

「说了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该不会是在同情我吧。」
百分之九十的情况下都处于平静无波的脸上有了戏谑的笑容,她对着出云眨了眨眼,转身去洗漱。

镜面映出面容瘦削苍白的自己。没办法真切完整地品尝到出云的料理,稍微有些遗憾呢。

回到餐桌前的世理神色如常地摆弄起勺子,强忍住嗅到食物气味的不适感,一个劲在心里抱怨怎么甜粥闻起来也这么腥。出云在一旁解了围裙放下,坐到她的身旁,用食指抵住她的嘴唇:「还是我喂你吧?」

她慌忙端起面前的另一碗粥,小口小口地喝下肚。完全空了的胃袋短暂地接受了补给,鸡汁粥的咸味似乎把身体停滞了一天的机能又再次唤醒,她这才意识到其实自己浑身上下都没什么力气。

出云的心情也瞬时明朗了许多,非常满意地翻阅着新购入的食谱,边翻边笑着询问:「晚上喝砂仁藿香粥吧?我查了下,这个能缓解孕吐呢。然后等你舒服些我们出去走走…」

「你真的…很吵欸。」认命似的叹了口气,然后她放下碗,偏过身子,用力地抱了抱他,陷入半沉睡状态般将脸紧紧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又匀称逐渐加快。

「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嗯?都喜欢,还是女孩子更可爱一点。像小世理一样,外冷内热有一点点不坦诚。不过再喜欢也只会压抑在心底这一点太让人心疼了——所以也没有关系,我会好好的,用一辈子的时间照顾你们。」

来自盛夏的风吹动纱帘,泄出的燥热拂过脸颊。

怀中传来嗫嚅一般的声音:「…唔,出云,别抱这么紧…我好想吐…」

[与梦交织的二人时光 1 _ fin]

评论(11)
热度(26)

© 海夜璇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