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ㅂ` )你好呀

关于

[k][出世][中短]离去之人有风相拥 1-2

离去之人有风相拥

如果这篇文让诸位感到不愉快请殴打这位@時錫  

ooc设定/
昨日を舍てる这个被废掉的故事里的过去篇会出现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想给他们两个捏个奇奇怪怪的故事/烂大街梗狗血避雷/
理了理头绪也就随意地糊出来了/
整理word.的时候发现的,16年年初的产物了,最近太饿又写不出东西,【凑数XD】
三次太忙啦并不是挖坑不填qaq

-
cp:出世/草淡/云理

>1
淡岛世理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冲动之下,接受了那位故人的邀约。
终端适时地响起,是那人发来的短信,询问她在哪里。

此时的她刚从山手线出来,站在人来人往的上野站中央改札口。人群里有这样玩闹着的,嬉笑着的少年,他们身边是或笑容随和,或自顾自抿着唇佯装冷漠的少女。

少年们,眼眸清亮,神采飞扬,仿佛永远不会老去。

也只来得及这样感慨一句,与此同时,她便发现了人群里正东张西望寻找着什么的金发男人。他站在刚搭建起的高台上,与她相隔不算太远。

该不该觉得奇怪,已经过去了约莫十年,明明那个人的身形样貌,甚至是整个气质都该改变了。但她却无比肯定,那个人,就是他没错。

将近三十岁的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墨色西装,手中把玩闪着金属色光芒的方形物体。看不清他的表情,两人高低的站位显得无比尴尬。

刹那间产生了正在被灼热视线关注着的错觉。
淡岛只觉得此刻丝巾把脖子勒到窒息。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空气里骤然弥散的沙尘味道点染苦涩。淡岛盯着他的身影看了一会,然后她轻触屏幕删掉了短信,转身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绝对不能和他见面。无论是因为偏颇的自尊作祟还是积攒下来的怨气突然迸发。

青春与回忆是淡岛现在最为恐惧的东西。谁都没有过错,只是恰巧当事人的不经意拼凑在一起,组合成一道深不可见的路障。再也无法回望,亦无力眷恋。

『过得好吗。』
『我有话想告诉你。』
『还是不愿意见我吗?』

她死死地咬住下唇,几乎要咬出血印子。
『只是觉得这不必要,我过得很好,现在在加班。烦请草薙先生也别做浪费彼此时间的事了。』

「就这么回去吗。」有个轻而纤细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离她几步之遥,靠近一家闲置门市的地方,摆了一个小摊位。卖东西的,是个估摸十几岁的小女孩,一头银白色的长直发,穿着鲜见的暗红色小洋装。女孩就这样静静坐在那里的小板凳上,似乎只是为了等待什么的到来。

「不看看吗。也许会有你想要的东西。」

淡岛这才肯定女孩是在跟自己说话。

「…你认识我?」有些不确定,因为听女孩毫无抑扬顿挫的坚定语调,仿佛她们有非发生交集不可的宿命。

女孩摇了摇头,语气笃定:「请看看。」

淡岛走到她的摊位前,蹲下身,摆弄着满地奇奇怪怪的盒子。发卡小挂件玻璃弹珠之类的东西被翻来翻去,最后淡岛叹了口气回答:「没有我需要的东西。」

「有喔。」女孩抬起头来,从她刚才碰过的盒子里取出一枚赤色的弹珠,「是…和遗失的重要之人的,一次会面。」

>2
淡岛世理认识草薙出云,是在她国中时期的事情。

某种意义上的安静、内敛,十四五岁,白衬衣白袜子帆布鞋。那时候的淡岛,完全无法和现在成熟干练的OL联系在一起。

除了整天乖乖穿着制服这一点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变过。

草薙出云的话,那个时候就算是高中部一个出了名的小混混吧。但也是个本着相当自说自话原则的混混,从来不去欺侮低年级的孩子们。

「嘛,美丽的副会长小姐,我可一直在这里呢,那个什么欺负小朋友的事件和我可没关系啊。」
一头乱糟糟金发的少年率性地坐在楼梯口,嘴里叼着根香烟点燃,朝她勾着唇角笑了一下。

作为从来不去欺侮低年级的孩子们的有原则的混混,最多也只是,像这样言语调戏一下美少女后辈而已。

这家伙身上散发的气息让她莫名紧张起来,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秒,她鼓起勇气快步上前去扳过他的脸,狠狠拔下了那根烟。

「人赃并获。赫赫有名的草薙出云同学。」烟灰脱坠在指尖,淡岛微微皱起眉头以示自己对手中物体的嫌恶,「请跟我去一趟教务处。」

以下命令的口吻说完她便急忙转身了,只听到身后少年窸窣整理衣物的声音和调侃意味满满的话语:「真是执着到让人伤脑筋啊…不过美人的邀请我怎么可能拒绝呢。」

与比她高出十多厘米左右的少年保持着一米的距离快步走着,她时不时回头瞟一眼,确认那家伙没有偷偷跑掉。他也倒悠然,不说话,只是笑眼弯弯。

抵达教务处门口的最后一级阶梯时,二人恰好并肩,眸光不经意相触。她对于对方意味不明的眼神回报一记不痛不痒的侧视,目光里有着超出十几岁孩子的冷沉。

「报告,这位同学在楼道里吸烟。」

-TBC

--
顺便…我发现…向光而行和恶癖都还没填…好可怕…来点别家的出世粮给我填填肚子吧(つд⊂)

评论(16)
热度(27)

© 海夜璇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