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ㅂ` )你好呀

关于

[K][出世] 「恶癖」0 -

【修改版正式开始写啦XD】
-曾经构思过这样一个题材的非常肮脏×的故事
-前后码了几个字  断断续续
-从之前的记录部分直接改成第0章了  
-感谢阅读☆
-------

「恶癖」

Chapter 0

「其实我是没有想到的…我们的关系会变得这么诡异。」

「诡异吗。说的倒是很严肃啊。」世理抬起被牵制住的右臂,用力挣脱开后回答,声音轻而沙哑,带点反问的意味,「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嗯,我倒是觉得…遵从自己的欲望,也算是美事一桩。」

「…你也算是把情绪隐藏的够深了吧。」
换了个姿势后听见她几不可闻的叹息声,出云挑眉道:「承蒙夸奖呢。」

浴室里水汽氤氲,他腾出一只手来抹去依附在浴缸旁镜面上的雾气,凝视着自己不自然的笑容,逐渐逐渐变得模糊。

与水雾一起黏在脸上的还有世理带着些粗粝老茧的手指,轻柔却包含着力量,抵在他的唇角。
「草薙真是个,温柔的要命的人。」

「小世理不是也一样吗?」他依旧是笑着回答,似是不经意地舔舐着她的手指,「温柔的女人。」

「别这么叫的亲热…唔嗯…哈啊、哈…」
「是这里…还是这里…?」

对她的话做出反击似的,他将她的手指游移至更湿更柔软的部位。身体一瞬间战栗,预兆般背负上难以言喻的敏锐快感。

入浴前世理喝了两杯长岛冰茶,加了大分量的红豆沙,但她的酒量还不至于差到两杯酒液下肚就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的程度。

他们不是第一次做了。该说是第几次呢,不知道,数不清了。没有约定,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关系,没有若有若无的感情。什么都没有,只是像完成一个仪式。

仪式?

出云差一点就发笑了。哪里来的勇气把这种事讲的这么神圣。他想,至少在这位凡事都不容龃龉的女性眼里,两个人无非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哈啊…嘶…我不记得…你有这么急啊。」

狭窄的浴缸里火焰蹿动着喘息着,电流撩拨出细小的火花。精壮的肉身摩挲着柔软的肢体。他的后背传来被啃噬和抓扯的激烈疼痛感,顺着血液传到头皮,在太阳穴上突突地撞击。
就好像在彼此的身体里,活着一样。

对视时,他笑的暧昧,她眼神温凉。

出云率先从浴缸里出来。早已变凉的温水与汗液交融,触感有些难受。推开风吕门的时候,骤然明显的温差让他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将眯上眼睛小憩的世理拦腰抱起,万般爱怜地为她擦干裹上新浴袍,缓然附在她耳边轻声询问:「小世理要去我卧室吗…?」

她以一副无比困乏的样子默许了。被抱上床后,她半睁开眼睛,哑着嗓子嗫嚅道:「对每个女人都这么盛情款待?」
话语里听不出情绪,于是出云只是笑,他很享受这一刻如同普通情侣一样平淡的相处方式。

「我去热牛奶。」

「哎等等…陪我…五分钟。我只睡五分钟,帮我看着点。」
世理习惯做任何事都有一个明确的指标,工作所带来的职业病。而长时间以来的相处同样令他自觉地习惯了被拘束在线性的时间规划里。

真是足够可怕的东西。
如果很多年后再回过头来细细描摹这个场景,除却当年消散的情欲,一定会顿感悲凉。灰蒙蒙的深夜里台灯羸弱的光线,疲惫的容颜与说不清道不明的理由。

「好。五分钟。」

嘴上这样说,他却并没有真的去认真计时。视线里的一切被覆上一层透明的虚影,像极了失焦的镜头。

他从床头摸出一包万宝路,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咬着烟嘴让自己清醒过来。
他知道,世理不喜欢烟味。

-tbc

------
尝试着补了一下不过感觉并没有之前那么带感了…
各位太太加油产粮污污污(*๓´╰╯`๓)♡

评论(25)
热度(37)

© 海夜璇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