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ㅂ` )你好呀

关于

[K][出世]ひかりへ/向光而行·4-5

521的更新|前文世理part1-3(前文有修改w)

一段时间没写文了感觉自己越来越渣[默]

视角切换的出云part【@時錫 我没坑没坑没坑!】   

 

>>>

 

[IZUMO-FOUR]

 

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

 

夜深了,房间里寂静一片,只有钟摆动的轻声。书桌上倾泻下的微弱灯光散落在屋内,给这幽暗的房间带来少许不灼眼的光明。

 

泡好咖啡,掏出zippo点燃了叼在嘴里的那根薄荷万。望着香烟的灰白色雾气一点点上升消失,忽而又意识到自己的房间里还有个病人。

还是掐灭吧。

 

已然不知道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她的身体状况没有一点好起来的迹象,明明清楚地看见了她哭泣着的样子,却找不到一种好好安慰她的方法。

 

不经意间,视线落在她身上。蜷缩在沙发中熟睡的她,不时低语梦呓的她,脆弱悲哀的她。她呼唤着着,闹着,哭喊着,像一个孤单无助的孩子。心亦随着她或沉或浮,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个尤为难忘的夜晚重现在眼前。赤色,蓝色,光芒,血液,泪水。

 

这个骄傲又冰冷的女人,习惯自我麻痹的柔弱的女人。她所经历所承受的东西,苦苦纠缠着的、失去重要之人的悲哀。

我又何尝不明白。

 

很想紧紧地抱住她,告诉她,接下来的日子这个名叫草薙出云的混蛋会好好地保护她。而这种一直以来擅长的情话在此刻一句也无法传达。

 

呼吸交替时咖啡杯中涌动而出的热流,湿漉漉地匀铺在脸上,像极了一层及时遏制住的,薄薄的泪。

 

「啊~啊。果然还是稍微休息一会儿吧。」

 

和所有沉睡在苍茫里的人一样,怀揣期待地眯上眼睛,盼望着睁开眼时耀眼明媚的朝阳。睁开双眼的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吗。

 

[IZUMO-FIVE]

 

冷清的光线照穿了凝固的黑暗,点燃了灰蒙蒙的天。醒来的时候我仍旧保持着抓握咖啡杯的姿势,十指僵直后背疼痛。

 

试着活动活动脖子和四肢,未曾想会睡得这么沉,不过几天来的过度疲惫总算是得到了一点舒缓。

 

等等,她不见了。我立即从椅子上弹起,踉踉跄跄地跑到门边,没有人。

 

客厅。

卫生间。

卧室。

全都没有。

 

最后冲向厨房,瞥了一眼,却愣在原地。

 

盘起了头发的她背影显得精神了许多,正在厨具前忙碌着什么。面,青菜,牛肉罐头,调味盒,还有青菜和青菜一一整齐地列在她的身旁,有条不紊。锅中的水咕噜噜地泛起了泡,她又将面放进去,开始切下面的佐料。刀法流利的她又将切好的青菜和牛肉放进锅里,犹豫着用小汤匙加上调味料。用筷子慢慢地搅拌着,等待着。

 

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庆幸自己没有在家里储备红豆泥。

 

等到面煮好她才意识到我正站在旁边看她,眉头一皱露出尴尬又强硬的表情,接着小心翼翼地把面条盛在碗里,转身时身子稍稍颤抖了一下,没等我说上去帮忙便快步走来。

 

她铛地一声把碗放在离门口不远的餐桌上,假装并没有看到因重击飞溅到桌面上的汤汁,动作里明显透着窘迫:「以前看你煮过面…我试着煮的,自己去拿碗,别期待味道。」

 

「居然能够吃到小世理亲手煮的面。受宠若惊。」一时间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只得乖乖顺着她的眼神示意去取了碗盛面,「看起来身体好多了啊,表情也很可爱,如果能够在这个时候笑一下的话会更好看…」

 

「真够啰嗦…快点吃。」

「嗯嗯,遵命。请先允许我去洗漱。」

「哈,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老妈子的感觉呢,草薙。」

我无奈地朝她笑笑,旋即离开厨房去洗漱。余光中,我好像看见她匆匆将厨具旁的一只碗放进了碗柜。

 

 

-つづく…

 

评论(14)
热度(30)

© 海夜璇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