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夜璇心。冷圈捍卫者。写文画画都不行的老年人

五莓!五莓!五莓!

百合无洁癖bg扛大旗腐向看萌点x
国家队/空境/石头门/K/FATE/全职/PP/SAO/人狼村/混沌子/银他妈/歌王子/free!

时常跳坑 兴趣使然

We are,and you are ST☆RISH

关于

[K][尊礼*]红玫瑰

【*友情向】

>>> 
「别误会,周防。不是专门为你买的。」

「只是那个孩子说喜欢红色…而已。」

宗像抬起纤长的手指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将怀里的花轻轻倚在墓碑前。那是如火燃烧着的一大束玫瑰,似乎只要望一眼,就会夺取所有的理智。与这漫天的细雨极不相称的炽热,是否是想阐释,纯白色的那座桎梏里,沉睡着一个滚烫的灵魂呢。

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阁下死了真是轻松了。」

指尖摩挲着柔嫩的花瓣,极力说着轻松的话语。宗像礼司与周防尊,大概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吧。说是朋友,却拥有着背道而驰的信条,他甚至将这个集暴虐与强大于一身的男人亲手诛杀。

联系着他们的,或许是出于王的本能,来源于王与王相互吸引的宿命。

自与那个红发的,整日叼着烟,像狮子一样的男人相遇起,宗像再也没有安心入眠过。先是焦急困惑于如何挽救暴走的男人,后是如何正视亲手把天狼星刺入周防心脏的事实。
刀刃的冰凉,熄灭的赤光,几条蜿蜒的暗红色。

一日日重复地做着梦,一次次惊醒。

「那个孩子…很想念你。」

收养安娜的那一日,宗像才真正从杀死赤王的梦魇中清醒过来。方才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承受着周防离去的极度悲哀。

「去看看尊…礼司。」他出门前安娜是这样说的,脸上不见半点少女的红晕,只是在托付一个重大的任务般,语气平静而冷彻,「尊…会开心的。」

「她现在会叫我礼司,而不是眼镜了,野蛮人。」思绪从回想里归复现实,宗像自嘲地笑笑。笑着笑着,他感知到自己的眼眶里一片湿润,不知是不慎溅入的雨水,还是未成形的泪滴。

他觉得自己愈发不可理喻了。借着完成那个孩子心愿的名义,在这个名为清明的日子,带上不明意义的红玫瑰,来到故人的墓前。怀念着似有还无的往事,絮絮地说着话。

只是那个人,再也不能为他点起一支烟,冷哼着给予他简短的反驳。

「红玫瑰…意外的符合你的气质啊。」

或许终有一天,他也会像周防尊那样,如若不能被拯救,便只能将自己焚烧殆尽。

他对着沉睡的老友,收敛起习惯挂在脸上的笑容,惊觉满脸是泪。
[Fin]

评论(5)
热度(39)

© 永别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