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夜璇心。冷圈捍卫者。写文画画都不行的老年人

五莓!五莓!五莓!

百合无洁癖bg扛大旗腐向看萌点x
国家队/空境/石头门/K/FATE/全职/PP/SAO/人狼村/混沌子/银他妈/歌王子/free!

时常跳坑 兴趣使然

We are,and you are ST☆RISH

关于

[K|正剧+出世]痛觉螺旋1.5+2

前文:痛觉螺旋:序章痛觉螺旋:1


年更渣文手开始更你过气k的文了【没人看也要刷一下存在感系列x】

三月快完了,把寒假写的拿出来发一发。下一章草淡就见面了……上次更新好像是17年3月……我们19年三月再见。

1.5是当时没写完的第一章的后半部分
依然没出云什么事

1.5
*

这种严肃的气氛着实让人浑身不舒服。对于这份工作她在算得上干劲十足,虽然她早就做好了共事者都是怪人的准备,但真的践行起来还是让她不太适应。她长叹一口气,对这位少年点了点头后跟他穿越陌生的长廊,去往另一个方向的房间。

「怎么样,淡岛君。大致熟悉过你的猎犬们了吗?」宗像礼司还是保持着他玩味且深不可测的表情。

「是的,有大致看过资料了。」

「那么,轻松的问好时间过去了。」宗像靠在椅背上,手指上下滑动拨弄着投影窗口,随即开口道,「在大案子开工之前,新人的工作总是跑腿之类的,时间还很充裕,不用太在意什么时候开始任务——未来的你会想念现在的安宁。」

「啊,是。」这番转折过快的言论让淡岛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能做的只有点头应允。

「…别为您玩拼图偷懒找借口啊,宗像先生。」站在她身侧的伏见继续用他叹息般的语气吐槽。

之后是她的同僚和上司之间沉默的对望,并且在这份异样的沉默里僵持里了一会。

作为一个会读空气的职场新人,这个时候保持安定的沉默是最好的选择。而之后的一天淡岛就明白了伏见甩下的寥寥数语其实一点没错。她除了了解研读与这个行政单位相关的资料之外,基本都是被宗像呼来唤去做一些和她的职务也许八竿子打不着的杂事。

「所以说,不用这么努力干也没关系,这种事不做也会有人来…」
「服从命令,入职守则第三十一条。」

淡岛凝视着他时,绀色的眸子里有冷诮的光。眼神里还存着逆反式尖锐敌意的伏见嘴角冷冷一垮,一副『好心提醒你不听就算了』的老前辈表情。

「嘁。随你了。」

小鬼的声音涩涩的,很快就没趣地停下了。她不说话,安安静静地把整理好的资料传输给宗像,终端的指示灯忽闪忽闪,很快便跳了一条新的指示。

『烦请去一趟综合分析室,查看一下分析官栉名小姐的工作进度。』

2

综合分析室离他们的办公室并不远。
不过淡岛对这里的分布还不熟悉,依靠着电子保姆的指示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门牌。她长舒一口气,接着没能在门上找到类似门铃的按钮,又尝试着敲了敲门,依然无果。最后她终于注意到了这个装置,用工作牌上的条码在分析室门口的感应器上刷了一下,滴声响过后智能门随即打开。

既然如此,在这个信息完全数字化的地方还会需要她的人力敦促吗。

她暗自腹诽,脚步亦停滞在门口。不过没有人在里面吗?这样直接进入陌生的房间多少是有些不礼貌啊…

「请进。」

清亮柔软的女声传入她的耳朵,淡岛怔了一怔,下意识地迈入了房间。

说是分析室,倒不如形容为实验室。里面是个容积挺大的暗室,整个房间极其昏暗,只有正对大门的大屏幕上跳动的数据发出蓝莹莹的光,透过桌面上大小不一的玻璃容器映入她的眼帘。不规则的光在一角勾勒出暗色的一团,并映照出一旁大功率计算机和各种分析装置的轮廓。

「我是监视官淡岛。是宗像先生让我来找栉名小姐的,请问……」

环绕式屏幕前的靠椅转轴运作,少女端坐着逐渐面向她,银白色的长发飘摇低垂,整个身体在靠椅内侧的红色软垫里几近陷没。她偏侧过身子,微微歪了歪头,目光从屏幕的角落扫过停滞在淡岛身上,接着把食指贴上唇瓣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室温偏高,出乎意料的热感侵袭而来。淡岛正装下的衬衫扣子一直扣到了顶部,于是颈下微微出了些汗。她以标准的站姿定立那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栉名安娜。我就是。」

栉名起身,就势拧亮了桌面上的小灯后指了指沙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了,睫毛纤长,肌肤是比起常人更亮白些的颜色,浅粉色的嘴唇是濡湿的状态,自袖子卷起的白大褂里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手腕。精致、太精致了,毫无保留地传递了仅仅属于少女的艳丽。

「不用紧张。给你,红蕃石汁。」

在电子保姆发出提示音后饮品注满了淡岛眼前的玻璃杯,呈黯淡宝石蓝的灯光分割开了液体本该保有淡红色的液面,像极了横贯着的一层脆薄冰片。

色泽柔和,亦散发出散漫且锋利的光彩。
她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仅仅是这杯沾染了色彩的液体,还是不刻意地指代了谁了。

「谢谢。」

淡岛此时在栉名安娜的指引下已经端坐在就近的沙发上,拘谨安置在膝盖前的双手捧起杯子,冰镇的触感透过杯壁传递出来,手指随之微微颤动了一下。大脑与此同时消化着截止目前接受到的信息。

这个栉名分析官的样子完全是个小女孩,身材娇小的她在肥大的白大褂里衬了一身赤白相间的小洋裙,倒是衬出了甜美可爱的气质,与自己想象中常年做科研的大龄分析官形象大相径庭。

「嗯……在二系还习惯吗?」栉名坐下了,坐在了淡岛的身旁面向她,小幅度地晃荡着自己的双腿。说话的声音依然轻轻柔柔,是不含杂质的那种状态。虽然各种条件都让淡岛感觉这是个小女孩没错,但是她开口说话的方式如同一个在这里工作了很久的老前辈,交流时带点长辈宽慰晚辈的意味。

「目前还在熟悉事务状态,接下来的工作应该没有问题。」

「明明是休息日。礼司压榨新人。」她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句类似打趣的话。这个时候淡岛才意识到她一直在和栉名分析官闲聊,也没有看到她手头有什么亟待督促的工作。即便着实有什么要紧的工作,亦无需作为新人的自己去监督啊。

奇怪的、尖锐的预感涌上心头。宗像礼司到底在想什么呢。不只是为了让她这个新人有客观理由来拜访一下技术人员吧。

藉由廊内透往房间里的那零碎灯光,告别时分淡岛的目光辨认出了屏幕旁沙发上的一团黑影。那里的的确确卧着一个人,根据模糊的人形判断,应该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很抱歉叨扰了您。我还有任务,就先告辞了。」

栉名向她摆了摆手表示回应。足够欢快的反馈。只不过在亮堂的环境下,那张精致的面庞上依然寻不见表情,亦不见几分少女的红晕。

*
「有人来过?」

男人的声音仿佛历经过砂砾的无数次打磨,低沉沙哑,与吐息混入凝固一般的燥热空气。他摘下耳塞和眼罩,伸了个懒腰,接着从沙发上以侧卧的姿势直接起身,咬了一口银发少女递给他的苹果。鎏金的眸子里透露出慵懒,以及淡淡的安心感。

少女酒红色的双瞳里倒映出他那副疏于打理的颓然模样。她不动声色地用手指抚上他的前额,把坠在他眼前的几绺碎发向两旁拨了拨。片刻里她是笑了吧,不过脸上没有那么显而易见的变化,也许只是不明白那个情绪怎么表达而已,让笑意如一团湿漉漉的云雾从眼睛里飘过去了。

「新人来喝茶了,礼司叫她来的。」

「哈。是饲主?」
男人发出了叹息一般的问句,起身慢悠悠地整理自己的衣服。

「嗯。大案子,要来了呢。」

tbc

评论(14)
热度(15)

© 永别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