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は死なない。」

关于

全职|叶橙 Be Alright


*

闲白组叶橙圣诞本的参本文。 @🍃🍊【闲白组】 

伪原著时间轴(有私设)

秀秀的结婚对象源于我的私心,请注意避雷w

准备好了吗|・ω・`)/

*

Be Alright.0

那个男人的掌心覆住她的手掌,摩挲肌肤时指尖传来粗砺的触感。她看不清眼前的世界,只是凭着直觉将其与记忆里他的手重叠起来。

这双手真的很漂亮,指节纤长骨节分明,与他本人的模样不太相称地带着几分凌厉的味道。

苏沐橙记得他的双手在黑白琴键上翻飞的样子,更熟悉他使用键盘操作时划破干冷空气那好看的弧线。

戒指。

他另一手托着的是一枚银光熠熠的戒指,如将此生的重量都揽于掌中般,手指微微颤动着。

一定很紧张吧。

苏沐橙踮起脚尖试图去抚摸他的脸颊,好让他平复一些。但是那人逆光站立着,在浅而模糊的一片光晕之中辨不清实体的踪迹。

「沐橙。」她听见那人用一如既往带点调侃的语气缓缓道,「他们都说荣耀女神眷顾我。」

「是我更爱女神吧。」

她想要回应,双唇张合发不出声音。

「那么。你愿意嫁给我吗,女神大人?」

Be Alright.1

泡面仿佛携着热量的气味在鼻息间流淌,是他们都喜欢的香菇炖鸡味。敲击键盘的声响亦清晰可辨。而后,她乏力地撑开惺忪睡眼,瞥见身边的叶修重重打了个哈欠,眉头拧成了一堆。

「醒了啊沐橙。」

这一声慵懒的呼唤让她伸懒腰的手臂颤了一颤。她骤然回忆起梦境里不太清晰却煽情的表白,无比熟稔的音色带来麻痹般的电流感。脸颊涌起绯红,她只觉得自己脸上的滚烫难以抑制。这个短暂的梦做的太有真实感,一时间缓不过劲来。

什么诡异的梦啊。

一惯敏锐的叶修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苏沐橙捧着脸睨了一眼电脑屏幕,发觉他正在开着自己的「君莫笑」打前阵,另一手敲击着一旁电脑被拖过来的键盘操控「风梳烟沐」后排站桩轰击。键盘的黑色连接线与鼠标线纠缠在一起,使用者似乎一点也没受影响。

「还很困吗,要不要去我房间里睡会。」他没再转头看她,倒是一脸了然地说道。

苏沐橙晃了晃头让自己冷静了些,边腾出手来摸索着找自己的手机边回应着:「还好,这边要我来吗?」

她抬眼去看他的侧颜,发觉刷副本的时候叶修的表情永远保持一定程度的寡淡,也许还存着些讥诮。只有在和她聊天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才渐渐鲜活起来:「不了没事,饿不饿?」

这才注意到电脑旁边还摆着一罐未拆封的泡面,她把脸埋进臂弯,回答『嗯』的工夫叶修已经刷完了材料,他活动了一下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身子,起身拉开收银台抽屉,拿出最上头摆着的粉色手机递给她:「是在找它吧。我去把面泡了。」

说实话,苏沐橙很享受这种自然亲近的相处方式。在日常的温馨感得到确认之后,自梦境延续而来的慌乱才退去一些。被按亮的屏幕上除了联盟选手群的话痨们刷的99+之外,还有一分钟前来自备注『秀秀』的一条消息。

「沐沐,我结婚啦。」

Be Alright.2

楚云秀要结婚了。

很突然的消息,但是作为一个局外人,苏沐橙并不是特别惊讶——她甚至在脑海里快速的回想起了亲爱的秀秀在告白被接受之后抱着枕头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样子。

「沐沐你一定要原谅我到现在才告诉你哦,虽然已经把证领了,但之前一直没有完全确定好日程什么的就……」

热气腾腾的面条泡好了,端上桌的时候惹得手机屏幕附着上一层薄薄的水雾,苏沐橙蹙着眉头拉过叶修的衣摆揩去屏幕的水珠,吸溜了一口面后消化了一下刚才得到的信息。

她输入「没关系啦恭喜~说实话我真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呢。」

即便她只是抿唇一笑,再微小的情绪变化也难以逃过叶修的眼睛。叶修的视线的确已经牢牢黏在电脑显示屏上了,但他却不能再巧的在这个时候开口发问。

「有好事?」

「是啊。秀秀结婚啦。」苏沐橙腾出左手轻轻推了他一把,侧过身子继续回复消息。

「楚云秀结婚了?好事啊。」叶修的语气里居然有一点类似老父亲的慈爱。他说完换了个姿势坐——腿有点麻。

苏沐橙笑了笑,没吭声,埋头和楚云秀商量着伴娘服和婚纱的事。楚云秀参考了新郎的意见选定了纯白色,重重筛选之后敲定了一家设计和价位都令人满意的店,列下了几个较相近的款式,两人合计一道去店面里试了再作定夺。苏沐橙作为婚礼配角,自选了温润的米色伴娘服,和纯白婚纱相得益彰。

款式却定不下来,苏沐橙不想花多的时间去试,毕竟主角是楚云秀,想去尽量花时间在新娘的婚纱上。

她来回翻着拿捏不定的伴娘服实拍图,想向叶修征求个意见。而不知不觉间叶修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无声息。

光均匀铺撒下来,让他的耳廓显得柔软又白皙。侧睡时的下巴搁在手臂的弓曲处,露出的部分浮现淡青色的胡茬。

「辛苦了……好好休息哦。」

她就这样怔怔地看了几秒,放轻手脚收拾掉杂物起身,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Be Alright.3

面对着琳琅满目的婚纱楚云秀的反应要比苏沐橙镇定了不知道多少倍。她捻着自己的挎包肩带,饶有兴味地盯了苏沐橙一会,噗嗤笑出了声:「挑件喜欢的吧。」

「瞎说,明明秀秀你才是要做新娘的那个。」苏沐橙将散落在眼前的零散橙发绕到耳边,把手放在眼前比划了两下,「老老实实去试试吧,这两件都很适合你喔。」

「那就这件吧,看起来和我很投缘。」

楚云秀抬手示意店员过来取下其中一件,笑容灿烂无比。她笑起来之后终于不会很快又皱起眉头了,完全舒展开眉眼的笑容如同新月的初辉。

「你也要陪我一起试,就当你未来的结婚演习了。以前不是说过要一起穿婚纱嘛。」眉梢略微扬起,楚云秀的眼睛里亮晶晶的。

以前一起追剧随口留下的承诺,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真。

「还说过一起结婚呢,你还不是先嫁人啦。」苏沐橙略微皱起了眉,眼底沉积的却是一汪笑意,「好啦,你说了算。」

完全卸下防备微笑是因为遇到了今后可以守护这个笑容的人吧。

Be Alright.4

差不多选完之后去逛了商场,照惯例收获颇丰的两人找了以前常去的咖啡厅坐下。说起来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像今天一样一起呆过了,自从楚云秀谈了恋爱之后生活就分了一部分出去。

苏沐橙觉得自己憋了好多的话想讲,真的遇上机会聚在一起时,目光游离间竟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看着服务生在玻璃杯子的边缘插上一小片柠檬,而后把杯子推到楚云秀面前。淡绿色的液体里有万千星辰漂流降落,沉淀如一切尘埃落定。

今天楚云秀涂的指甲油也是绿色的,色泽莹润如新鲜采撷的薄荷叶,恰到好处的衬了她这朵盛放的玫瑰。

还是楚云秀先打开了话题,率先说起了自己的近况,她笑得恣意,比起以往多了无杂质的甜蜜。苏沐橙望着她含笑的眸子这样想着。玫瑰并非只有妖冶的一面,至少楚云秀是这样的,既是个女强人,也是个私底下温柔可爱会撒娇的家伙。

「说起来我还没问过,你是怎么喜欢上他的啊?」

「你说什么时候……?」楚云秀曲着食指,支着下巴思考了一会,最终下定了决心似的说,「大概是他告诉我那家店的酸辣粉加十分之七勺醋最好吃的时候吧。」

很果敢很楚云秀的回答,这种她没有的决绝令她有些说不上来的羡慕。

「不说我了,你们呢,怎么样了?」

「兴欣的大家都挺好的。」

「唔……」楚云秀的应答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这显然不是她想要听到的答案。她顿了顿接着问道,「你和叶修那家伙怎么样了?」

「诶什么怎么样……」慢悠悠搅动着自己杯子里的柠檬片,苏沐橙盯着自己的手,吐出一口气。

「哈哈哈和叶修的进展啊。」

「……别瞎说了秀秀。」

这种莫名其妙就脱口而出的话大概来源于她的潜意识,准确来说就是那种自我蒙蔽的天分。但是脸上的表情会出卖她的情绪,楚云秀一定知道的,当云淡风轻的提起叶修的名字时,苏沐橙的回答有三到四秒的停顿——或者说是犹豫。

在这种境况下说什么话都像是欲盖弥彰。

「云秀。」

「唔嗯!怎唔了。」

苏沐橙眼疾手快按下了接听,顺带点了下方的免提。这通电话让楚云秀接的措手不及,夹着杏子酱的蛋糕软绵绵地从她嘴边跌落回盘子里。她嗔怒瞪了苏沐橙一眼,苏沐橙只是捂着嘴笑,谢天谢地这通电话来的真是时候。

从电话那端传来男人平静温和的嗓音:「还在吃饭吗,那吃完说。」

苏沐橙对于自己好闺蜜的准新郎其实并不熟悉,但是有谜之深刻的印象。那个人做事说话一丝不苟,自律到极致,给人一种与生俱来般微寒的距离感。

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这一点大概是难解之谜了。之后电话里的男人表达了一下时间不早了的意思,最后补了一句他开车过来,如果有需要的话他可以送苏沐橙回去。

苏沐橙连连摆手,想到挚友今后要完完全全属于别人,一点点的失落感还是会占据心头。不过结婚前最需要二人独处敞开心扉的时候,她还是不要做这个电灯泡比较好。

即便不一道回去,会面还是难以避免。出门正对停了辆黑色的轿车,不出所料,是准新郎摇下车窗,冷着他那张禁欲系的脸和她们打招呼。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他打开车门,接过楚云秀的手提包放进车里,站在她身前为她拨弄好额前被风吹乱的碎发,唇角扯开一个浅浅的笑容。

只对你一个人温柔,这可能就是爱的表达吧。

除开替她高兴以外,突然翻滚的酸楚让苏沐橙感到恐慌。

Be Alright.5

她在当夜看到叶修是和新晋夫妇二人作别以后的事。

临别楚云秀摇下车窗摆了摆手,抬抬下巴示意苏沐橙看向巷口。她循着方向望去,那人倚在阴影里几乎完全陷没。

一开始苏沐橙只能看见他弓起背部的侧面和在罩衫下一晃一晃的蝴蝶骨,透出来的衬衫贴在身上绷得紧紧的。而后他听见说话声反应过来似的,偏侧过身来看着她,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沐橙。」

这身衣服是她在叶修生日的时候亲自给他挑的,此刻穿在他身上却撩的她心神不宁。也可能是他正据了这个小巷最后光亮的原因吧,那种穿透般吸引视线的感觉让苏沐橙几乎无法思考。

她就这样举起手机,鬼使神差地切换应用拍了一张照片。

「怎么?」他似笑非笑的声音响了一点,然后眯着眼睛走过来,让两人的距离更迫近了些。

苏沐橙很少在叶修的面前感觉到心悸,一直以来平和温柔无波澜的相处方式让她几乎忘却了少女柔肠百结的小心思。她回应似的眨了眨眼,在叶修慢慢凑过来之前按灭了屏幕,开口道:「你是来接我的吗?」

「说不准。」叶修笑了一下,自然地接过了她手里大包小包的逛街『战利品』。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猜猜看。」

她不明所以地歪歪头:「我猜不到。」

「心电感应吧。」叶修说完看了她一眼,补充道,「你看的那个电视剧里不是那么说的吗。」

心跳漏了半拍,脚步随之停下来,在那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无数词汇,最后却被沉默冲刷磨平了棱角,说出口的一句暧昧不清的「嗯」。

「刚才看着我发呆?想什么呢。」

她抿唇一笑:「在想我的衣品真好。」

「不对,是穿的人比较帅。」叶修反驳,继而想了想又道,「楚云秀这都结婚了,可是哥这么帅的人还是单身。」

「…你不替秀秀高兴吗?」
「不是这一个个下手速度真是挺快啊。家里催了很久了,是不是也该听叶秋的去相个亲了。」

没去多想,苏沐橙盯着他的脸,双眼弯成了月牙:「叶秋说的没毛病呀,你除了荣耀好像完全没有时间去约女孩子呢。相亲也许是个好方法呀哈哈。」

他短促地笑了一声,喉结略微滚动。
「成。」

苏沐橙缓缓把视线投回了手机,滑动屏幕。最近的照片里新增了刚拍的那一张叶修,她盯着刚换成锁屏的照片想了想,换回了原来的那一张。

这是她没想到的回应。她沉默了半晌,用力攥紧了手机,将一大截手腕缩进袖子里,良久后不太自然地笑了:「是哦,哈哈。」

相亲啊。

叶修居然意识到自己是个大龄单身男青年了么。

她在心底里嗤笑了一声,紧接着如潮水奔涌而来的是不甘。

『苏沐橙』这个名字对于叶修来说到底是什么呢,脱离开最佳拍档以后不着寸缕的世界里是否有她可立足的一隅之地呢。

应该。也许。是有的吧。

他会用温柔的语调呼唤『沐橙』,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会心尖一颤,眼角眉梢不自觉漫开笑意。

她没楚云秀那么勇敢,也没那么明确自己想占据什么。

所以面对未知会慌乱,会束手无策。

那么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不敢揣测,不敢询问,只能借着余光瞥一眼,幸而他并没有观察到这个小动作,自顾自提着东西和她并排走着。

此时的苏沐橙抿起嘴唇微微鼓起了一侧的脸颊,慢慢踱步,沮丧的像只正饿着肚子的橘猫。她没注意到的是,在她鼓着脸生闷气的时候,这个男人促狭地扬起了唇角。

Be Alright.6

之后无言,二人慢悠悠穿过巷子。按照往常,应该是由苏沐橙分享今天的发生的事,然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这种情况总好像少了点什么。

于是路途上的时间变得格外漫长。苏沐橙也不知道自己在赌什么气,偶尔瞄一眼,正对上他投过来的目光。

她抚了抚自己的脸颊,从喉咙里发出涩涩的声音:

「我脸上有东西吗?」

远处的灯光从斜背侧照得叶修脸上半明半暗。无言的,他凑过来,紧接着不属于自己肌肤的温热蹭过她的唇角,轻柔的触感连带着一点薄荷味的灼热气息,以至于苏沐橙几乎要疑心那是一个吻。

「什么都没有,是我看错了。走吧。」

在呆滞的瞬间她听见叶修这样说。然后又是如液态凝固的沉默,来去的气息间刷拉拉结上了冰碴子。她却是滚烫的。又一次因为叶修面红耳赤。

她这才意识到她没有因为任何别人感到不爽,只是为自己突然迸发的胡思乱想感到恼怒,自顾自的多余情感黏糊糊的一圈圈将她缠绕包裹起来。

于是苏沐橙很快明白始作俑者是试图突破亲情网的情感,以及衍生的无名负罪感。楚云秀说的没错,她真的是喜欢叶修的吧,或者说是爱着,以一个普通女孩的身份而并非妹妹之类的存在沉默又孤独地站在他的背后。

「叶……」

一瞬间她非常想问刚才在巷子他说的话有几分认真几分玩笑,又及时抑制住了这种无名的冲动,叶修的名字在她的舌尖转了转,变成了「夜深了啊。」

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与叶修之间微妙的类亲情与爱慕关系,生怕有什么外界因素会打破这种平衡,最终把她一直小心守护如玻璃球一般的情感摔成碎片。

再也粘合不起来。

叶修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没再多言。她一瞬什么也看不清,大片大片的阴翳笼罩着她的视野,团团围住。

不知道自己跟着叶修的脚步又走了多久,等她将视线从脚下的楼梯上抬起的时候,公寓已经在目光所及的地方了。

「我走了,早点睡。」

苏沐橙点点头旋即上楼,拧开房门,背倚着门框摁掉了楼道的灯。透过过道的玻璃窗,视野里那个黑色的身影前起了星子般的火焰,接着转身,连带着灯火下飘舞的苍白色烟圈去了另一个方向。

Be Alright.7

苏沐橙罕见地失眠了。

她自然不想顶着浓妆也遮不完的黑眼圈去给新娘子丢脸。但是,即便躺在床上强迫自己合拢双眼,眼睛好像仍然能感知到夜幕的灰黑色。

想问他一句睡了没,聊天窗口打出的字很快被抹煞掉踪迹。没睡是必然的,凌晨两点,他应该还在收银台的电脑前呆着,和虚拟世界的敌人们厮杀。这是苏沐橙谙熟于心的生活作息规律。

还是算了,这么问太刻意了点。

翻阅微博的时候看到了楚云秀五小时前发的动态。
「和可爱沐沐的一天/爱心/爱心」

她向下翻,配图是婚纱店里她被怂恿试穿婚纱的侧面偷拍。光线正好,一袭柔软的白纱将她纤瘦匀称的身材包裹起来,脸上隐约有着羞怯的笑意。

紧接着赫然映入她眼帘的是热评第一条:『叶修V:我家沐橙必须美啊。』

心里漾起小小的欣喜。她继续看下去,情况就变得比较有趣了,关注人的转发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比如活的像个高仿的黄少天V:@叶修V @苏沐橙V 苏妹子真是好看美美美!老叶这几个意思,别不是暗示好事将近吧卧槽卧槽。

楚云秀的请柬还没派出去,通知也还没发齐全,还不知晓她婚讯的也大有人在。黄少天的寥寥数语完全带跑了后续评论的节奏,揣测她和叶修大动静在即之类不在少数。

全世界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两个人连恋爱都没有开始。

误会大了。

即便澄清好像也没什么用啊,不论说什么好像都是不合时宜,就类似她拼命掩饰着自己骤然发掘的,不合时宜的爱意。

Be Alright.8

捧花稳稳当当坠入苏沐橙的怀里,像是彩排过无数次的
那样,场上女孩子们跃跃欲试想要得到的爱情祝福注定了般属于苏沐橙。台上的楚云秀挽着他的新郎,笑得一脸靥足。

话筒传递到苏沐橙的手上。她已然从自己一时飘散回过去的思绪里回归了。没有事先准备任何台词,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将自己的心中所想和盘托出:

「……新娘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祝贺她遇到了对的人,一定,一定要长长久久幸福下去哦。希望在座的大家也可以分享到这份祝愿,得到自己的幸福。」

简短真挚的发言。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苏沐橙不自觉移动了目光,一直坐在前排亲友席的叶修并没有在那里。她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揣测这个突然空出来的位置发生或即将要发生什么。

「我的傻姑娘。世界上最好的沐沐,你也要成为漂亮的新娘,然后永远得到幸福啊。」在她惴惴的时候楚云秀牵了她的手,那样的感觉像是即将交托予她什么,又像是将要把她交给什么人。

亲友们的掌声如轰鸣,有小女孩受到氛围感染悄悄抹起了眼泪。

婚礼已是尾声,烟花和放飞的心形气球都已准备就绪。而司仪先一步离开,现场的音乐并没有淡出的意思。

「感谢各位在场的亲朋好友们,其实今天不止是我和云秀的婚礼。」

一旁的新郎说着向这边做了个手势,楚云秀眨眨眼,松开牵着苏沐橙的手,慢慢地向后退了几步:

「我们的时间已经结束了,那么把这里交给接下来的主角吧——」

Be Alright.9

台下有一阵阵的欢呼声。

苏沐橙彻底懵了。现在她处于中心位置,台上原本的站位全部改变了。

叶修绕过后台向着这个方向走来,一身西装笔挺。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英俊,但正装让他整个人的线条锋利起来。是一直以来和她相依为命的那个人,保护她关怀她的那个人。

心脏与梦境都偷偷占据着的那个人。

苏沐橙站在那里,还弄不太清楚状况,梦里那个相似的场景也是这样的,鲜花,掌声,她和他。梦,那个莫名其妙的梦。

是做梦吗?

他近了,手捧一束似乎还凝着露的玫瑰,目光直直相撞后他的眉眼低垂下来,在眼底打下一小片阴影。阳光明媚得不真实,一切都笼上了缥缈的亮白色,明晃晃的。

「沐橙。」叶修顿了顿,语气掺杂着别的东西,「这么多年你一直在,谢谢你陪着我。」

「……」
完全不像是叶修能说出口的话,他此刻的样子有些隐隐的不安。

「嫁给我吧。」

Be Alright.10

是梦里的场景。
但是那种不确定的慌张与梦里他游刃有余的样子完全不同。

那一句跨越了太久的剖白混入呼啸风声,心跳声亦如搏击一般笃笃作响,她来不及去思考什么太多的细节。

有一秒钟的错愕。她咬着下唇,胡乱抹着自己湿润的眼眶。很久没有做出过这么失态的反应了。即便反复告诉自己今天是值得开心欢笑的日子,不要毁了气氛,一点点涌出湿热液体如同遭受寒冷刺激般无法停止。

原来她不自知的,其实是两个人相对亦相同的秘密啊。

事实上一直等待着回应的,是她啊。

叶修没有迟疑,将她揽了过来。他用前所未有的强硬方式,以几乎要揉碎她的力度宣誓主权般把她拥进了怀里,擦去滑落到她纤细脖颈处的泪珠,一下一下安抚着她抽动的后背。

「你要是想拒绝的话直接说出来…哥就不怕尴尬。」叶修附在她的耳边,用叹息一般的语调说着,像是担忧又像稳操胜券,「哎还是不希望你拒绝啊?」

她第一次觉得这种紧缚般的感情如此真实可感。体会到的瞬间却畏惧了。

随即敞开的酒红色小盒子里,亮银色的指环安置在细软的红绒中央,光源为深陷下一圈的软绒投下一片阴翳。

「苏妹子!答应啊!」
「叶神求婚666666!」

苏沐橙听见台下的起哄声。还有烟花划破空气的轰鸣。「咻」的一声,紧接着「唰啦」分离开成星子散去,整个空间震颤着嗡嗡作响,倒也算不上是难堪的沉默。

她攥着裙摆,手心捏了一把潮热的汗。不是刻意缄默不言。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她想她是连陷入梦里都想着要答应的,但那句「我愿意」却如鲠在喉。

眼泪是为那些自己一直以来的守望,为无关紧要的岁月里伶仃的等待。

等眼泪停下的时候,就去给这个莫名其妙的故事画上句号吧。

Be Alright.His  Story

他知道的。
他曾在虚无的梦里吻过无数次的甜美。
就在这里。

他也曾无数次在梦境中为她戴上过镌刻有她名字的戒指,纤小的钻石切割金色的光芒,星星点点融化在她如花盛放的笑靥里。

「不是我说你啊,主动去和沐沐表个白就这么难?」
「叶前辈,我认为你应该去尝试,毕竟被拒绝的概率是全联盟男性里最低的。」

难啊。
我怎么知道她愿不愿意。
我不止自己不敢,还怕吓着她。

他的小姑娘站在那里哭着,显得手足无措。抹干眼泪之后冷静下来,稍稍撅起了嘴,态度有些强硬地回答他:「我不愿意。不接受哦。」

虽然能听出来语气有点撒娇的意思,但是他的心还是瞬间沉入谷底。不过总归还是要继续笑的,叶修按按眉心宽慰自己,可不能吓着他的小姑娘。

「只有我一个人做出承诺,这不公平。你也要答应我。」她微微颤抖的姿势映入他的瞳仁,「会一直……一直在我身边。」

「如你所愿。」

他托起她的左手,为她戴上这枚意义不凡的指环。小姑娘终于笑出来了,而后想到了什么似的战战兢兢地小声呢喃道:「可是……我们还没有在一起过。」

「我们一直在一起啊,这么多年一直。不是吗,我的荣耀女神。」

他笑道,凑近了些,撩起她的刘海在额头上烙下一吻。

-That's alright.

评论(24)
热度(445)

© 永别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