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夜璇心。冷圈捍卫者。写文画画都不行的老年人

五莓!五莓!五莓!

百合无洁癖bg扛大旗腐向看萌点x
国家队/空境/石头门/K/FATE/全职/PP/SAO/人狼村/混沌子/银他妈/歌王子/free!

时常跳坑 兴趣使然

We are,and you are ST☆RISH

关于

《プレゼント》

!!!爱你我的上古!!!😂😂😂😂感动!!

Ancient:

结束了一个上午的加班工作而回到家的宗像礼司在路过长廊时看到了自家妻子,她倚在后院的躺椅上昏昏欲睡,全身都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他放慢了脚步去走近她,少女像是察觉了什么一般轻轻的撑起了眼皮,那是一双极其清澈的红眸,像极了刚拨开的红石榴,水润而剔透,她打了个小哈欠后便望着他问道:「忙完了?」


一如既往的清冷嗓音里带着点点软糯让宗像礼司的心柔软了几分,他点了点头便在她面前蹲下,然后伸手捏了捏她白皙的脸颊,「阁下怎么睡在这里了?」


「今天天气好就想晒晒太阳,没想到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安娜揉了揉眼睛又是一个哈欠打了出来,像是困的睡不醒一样,对于宗像礼司的恶作剧理都不理。


宗像礼司看她那懒洋洋的样子笑意更甚,手臂微微抬起又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我我已经叫了外卖,这个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快点起来去洗把脸,一会要吃饭了。」


「恩。」安娜应了声,身体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裙摆落在了草地上,一头银白的长发散落在空中,恍然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掉在了地上,她偏头,一只兔子的玩偶映入眼底。


「哦呀。」宗像礼司也发现了这个玩偶,他将其捡了起来后拍了拍上面残留的灰尘,却发现自己从未见过这只白兔子,他望向安娜,「这好像不是你的吧。」


虽然安娜也是有玩偶的,但数量不多,所以他的印象还蛮深的。


安娜眨了眨眼,一双红眸变得幽深起来,见她伸出手来宗像礼司便把玩偶递给了她,而接触的那一瞬间,世界与世界重合了,两个世界的时间也静止了。




不知何时她已站在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里,望着对面不远处那个娇小瘦弱的,和她有着同一个发色的少女,她笑了,「这是你的吧。」话言毕的同时摇了手中的白兔子。


她冲她说道,言行举止毫无陌生之漠,仿佛两个人是相交多年的好友一般。


她赤足踩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小巧的脚印,直到不紧不慢的走到安娜面前才停了下来,然后仰头看她,「你来做什么?」


虽然两个人都是银发红眸,但在对方眼底却丝毫都见不到自己的影子,相比较安娜清冷的嗓音,她的嗓音是柔弱甜美的。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做了一个梦,然后就来了。」安娜望着她,梦中所见宛若真实,或许,真的是已然发生过了的事,她蹲下了身子与她直视,「你叫伊莉雅是吗?」


伊莉雅点了点头,「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


「这个还你,自己的东西要自己好好保存才可以。」安娜把怀中的白兔子递给她,但伊莉雅只是看着她摇了摇头。


「不用了。」她说:「这个给你。」


安娜听闻后愣了一下,「可以吗?」


「无妨。」伊莉雅的神色放松了下来,唇角也缓缓勾起,「我已经不会再失去些什么了。」


安娜握紧了手中的兔子,「谢谢你,我会好好珍惜的。」


两个人四目相对,眼底均是笑意,而这时远处也传来声声落地的极重声音,且愈来愈近,伊莉雅转身望去,「berserker来接我了。」


安娜顺着她看去的方向也抬起红眸,只见白雪尽头的那边的确出现了一个黑发巨人的身影。


「我要走了,你也赶快离开这里比较好。」伊莉雅伸出掌心,一片极薄的雪花飘落在她的掌心,冰凉的触感一闪而过,只需片刻间,雪花已化成了水滴,「毕竟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


安娜呼出了一口哈气,这才有了寒冷的感觉,说的也是,再不回去的话,那个人会担心的吧,但是,她望着伊莉雅笑道:「伊莉雅,能见到你我很高兴。」


伊莉雅听闻后双手拉起裙子,双脚交叉微微蹲下身子,行了一个非常标准的礼仪,「我也是,我的女士。」


等到她站直了身子时,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笑出了声,正笑着时,berserker已经走到了她身后蹲了下来。 


「那么,拜拜。」伊莉雅冲安娜摇了摇手,然后转身踏上berserker的巨掌。


「伊莉雅。」安娜唤了声。


伊莉雅闻声回头,还没来得及看安娜,她的话语就闯入了自己的耳畔,她听后终于笑出了声。


她说:「你现在幸福吗?」


「幸福啊,非常幸福。」伊莉雅歪着头笑靥如花,神情间皆是满足,「有berserker在,爸爸和妈妈也在,我真的非常非常幸福,没有比现在更为幸福的了。」


待她说完,安娜的额头已经与她的额头相碰,「那么,以你送我的这只兔子为证,我将送予你这来之不易的全部幸福。」


两个人的距离极近,安娜低声的嗓音宛如呢喃和祈祷,伊莉雅也闭上双眸,回道:「不用了,我现在很满足,比起别人,还是想想你自己吧,你现在幸福吗?」


听着她的反问安娜失笑,「当然,虽然失去了很多,但也得到了很多,我很幸福,也很满足。」


「那就好。」伊莉雅睁开眼眸望着她的红眸笑的挪愉,「原来你眼睛的红色比我的还深一些呢,好像兔子啊。」


「是啊。」安娜弯了弯唇角,身体在此刻开始发起了赤色的光芒。


伊莉雅一看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她坐在berserker的手上眨了眨眼眸,「这次真的要说拜拜了呢。」


「恩。」安娜点了点头,「再见。」


伊莉雅笑着挥了挥手,而berserker站起了身子对安娜轻轻颔首后便转身离去,安娜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突然发现在白雪的尽头又站了一双人,一男一女,他们皆微笑的看着这边,但安娜却知道他们不是看着自己的,而又是看这谁,不言而喻。


突然的,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安娜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扬声呼喊了起来,「伊莉雅,忘了告诉你,我叫安娜,宗像安娜,你的红色也特别漂亮呢,再见了!」


不管她听不听得见,安娜还是选择了说出来,而她说完后的片刻间,一声回应似是有魔力一般的传了过来,安娜笑了,她说,她知道了,她说,拜拜。


雪花飘落的更加频繁了,而自己的身体也是变的十分透明,她伸出手来,几片雪花从她的掌心传过,「当然你的红色也是一直都很漂亮呢——」


寒风带起了铁链发出声响,她听着笑弯了眼睛,唤道:「尊。」


没有回应,安娜无奈便想要转身,不料身形还未动,身后那人低沉雄厚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别动。」


安娜挑了挑眉,要她不动但她偏要动,不管过去多久都拿她当做孩子真是不可爱啊,她轻启薄唇,还未说话眼前便被一阵白光照到刺眼,她瞬间闭上双眸,等到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家中的后院。


她听见宗像礼司问道:「那这是谁的?」


安娜摸了摸白兔子的耳朵,然后抱在怀中轻笑着回道:「一个朋友送我的。」


「是吗。」宗像礼司牵住她的白嫩纤细的小手向前走去,「好了,快点去洗手吃饭。」


「礼司。」


「恩?」


「我喜欢尊,不喜欢你。」安娜说道,说完后非常淡定的瞥了他一眼,谁知宗像礼司只是似笑非笑的回了她两个字,「是吗?」


安娜点点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是。」


「这样啊。」宗像礼司依旧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那今天的饭就没有肉了。」


「……」


截止到今天中午,宗像安娜的心情是悲喜交加的。




/END




此篇文送给你,虽然有一点点小私心,但还是满足了曾经你想要看两只小天使见面的故事,我的阿璇 @海夜璇心 生日快乐,笔芯。



评论(6)
热度(14)
  1. 永别挽歌。MunakataYomi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我的上古!!!😂😂😂😂感动!!

© 永别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