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ㅂ` )你好呀

关于

《梦MENG》—002:“哪怕他只剩一个脑袋也是我的叶修!”

参的小组叶橙文!

蛤蛤蛤发现章节重新划分过了。
这次作为第二棒拿捏的太糟糕了…。

【闲白组】只产叶橙粮:


【闲白组出品】2017.07.01.

————————————————————

*原著《全职高手》

*CP:叶橙(叶修×苏沐橙)

*字数 ↑↓

*温馨提示:看文时如发现风格突变乃正常现象【严肃

*正文开始↓

 
 
Chapter 1
 
苏沐橙看着不远处在夜色里分外显眼的白色建筑物,大抵因为建造的时间已经好些年头了,尽管周围的灯光拼命地打着亮色,依旧能从边角细微处看出微微发黄的沧桑感,是她非常熟悉的地方,萧山体育馆。
无论是之前在嘉世,还是之后跟随着叶修在兴欣,这里,都是他们的主场。
只不过每次来时都是匆匆进入,各种准备和放松都在里面的选手休息区。倒是一直都不曾有过这样在外面仔细看看这个场馆的机会。
说起来,自己怎么会在这儿?
「诶那个小姑娘!」
好像有人在背后喊她,转过身,是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大叔,是一直在这儿工作的熟面孔,曾经跟她说自己女儿非常喜欢她,为此讨了个签名。
「你来看嘉世比赛的?不进去待在这儿干嘛,不过这么迟了估计都比完了吧?小姑娘下次记得早点来啊。」
嘉世?比赛?
啊是了,邱非,那个每次看着叶修眼神里都是崇拜与坚定的少年,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成为新嘉世的队长了。
比赛……难道是挑战赛?
不对,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苏沐橙觉得自己脑子有点混乱,轻车熟路地走了后门,一条基本没什么人管的偏道。
叶修,当年还是叶秋的时候,每次比赛完都会从这条路溜走。
苏沐橙走的很慢,脑子里还是像毛线球一般缠成一团,这儿怎么会有嘉世的比赛,以及她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儿……记忆好像突然出现了一片真空区,任她想破头也无法可解,心里有种微妙的违和感。
突然止步,她终于意识到那种违和感的来源是什么了。
那个大叔,喊她「小姑娘」。
自从第一次职业联赛起,苏沐橙就多多少少地跟着叶修,前三年只是随队或许不怎么引人注意,然而第四赛季正式出道之后作为队员,苏沐橙无论放在哪儿都是会不自觉地吸引人目光的。而如今,那个在这儿工作了不止十年的保安大叔,曾经每次见到她都微笑着跟她打招呼的保安大叔,为了自己女儿向她讨签名的保安大叔,现在,居然不认识她?
发生了什么?所以这里的嘉世是哪个嘉世,叶修呢?叶修又在哪儿?
心头压着一块巨石,苏沐橙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像是为了摆脱什么,不由得开始在狭窄的通道上加快脚步,甚至小跑了起来。
刷得雪白的墙壁反射着头顶的灯光,苏沐橙甚至隐隐听到了墙壁后面人们的欢呼和尖叫声。那种激动的、沸腾的、轰动全场的,主场战队胜利之后观众们的声音。
她很熟悉的声音。
苏沐橙第一次知道原来萧山体育馆的墙壁隔音效果这么差。
她尽力地不去想里面的人们究竟是在看什么比赛,又是为了谁而欢呼。只是不停地往前小跑着,哪怕遇到个陌生人也好,快来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通道尽头有一团阴影,苏沐橙不由得慢了下来,看样子好像是个蹲着的人影,还好,有个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苏沐橙稍微冷静了一点,缓缓地往前迈步,看那个衣服显眼的枫红色……怎么这么像嘉世队服?是嘉世的队员?
那应该是认识……她……的……
随着距离的靠近,那个蹲着的人影已经清晰可见,那个人手上拿着刚刚点燃不久的烟,似乎还是个不太习惯抽烟的新手,吸了两口之后又偏过头轻咳起来。
侧过来的那张脸,她已经看了十多年。
「叶修!」她不由得跑过去,语气都带着雀跃。
还好,他还在。所有的疑惑、焦虑、恐慌,在见到他的一瞬间全都退散的干干净净。无论什么问题都不重要,只要他还在这里就好。
偏过头咳嗽的一瞬间看到了人,叶修在她发声之前就已直起了身。只不过,没有预想的温柔反应,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个人看着她,眼神里更多的是意外:
「你认识我?」
苏沐橙僵在原地。
她看着那张最熟悉的脸,最陌生的神情,感觉自己的心渐渐沉入谷底。这不是叶修,不是那个她一直注视着的叶修,不是那个被逼退役在网游里与各大公会竞争然后重回巅峰的叶修,不是那个兴欣队长叶修,眼前的叶修,比那个人,年轻太多。
这个叶修,穿着嘉世的队服,是那个从不露脸的嘉世队长,叶秋。
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她身处的到底是什么时间?究竟是……什么世界?
看着面前这个好看的女孩子渐渐冷下去的脸,叶修微微皱眉,感觉有些不忍,试探着开口:「你知道我叫叶修?你是谁?」
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人,自她还是个小女孩起就住在一起的人,互相熟悉到宛如烙入生命的人,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皱眉问她【你是谁】。
死一般的沉默。
「……苏沐橙。」
就在叶修以为面前低着头的女孩子不会回答的时候,苏沐橙开了口,声音还带着些轻微的颤抖。
苏沐橙……从未听说过的名字,却奇异的熟悉,「你……」叶修把尚未燃尽的香烟扔在地下,狠狠踩灭,垂着眼沉默了一会,「你是不是认识沐秋?」提起挚友的名字,他还是无法做到淡然处之。
骤然抬头,如果这不是她所熟知所经历的那个世界,而且时间倒退,眼前的叶修还在嘉世,那么哥哥有没有可能……还活着?
「哥哥……不,苏沐秋,是不是还活着?」她的声音依旧有些发抖,却是满怀着小心翼翼的期待。
「不在了。将近一年前,车祸。」叶修的声音很冷,带着些压抑的暴躁。「沐秋从来没说过自己有个妹妹,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苏沐橙直直对上叶修的眼神,陌生的,冷漠的,怀疑的,不容任何人靠近的。她甚至能在那瞳孔里看到颤抖着的自己。
上一次体会到这种深切的窒息感是什么时候了?听见哥哥车祸消息的时候?还是抱着哥哥的墓碑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
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已经离她而去,如今另一个如今竟是将她全然忘记,只当做一名别有用心的人去怀疑吗?
「……沐橙?沐橙?」
断断续续的敲门声,夹着自己的名字。
苏沐橙睁开眼,熟悉的吊灯和天花板,床头柜上放着手机和相框,是自己的房间。
……是个梦啊……
撑着手坐起来,全身上下都疲惫得像刚跑完马拉松,苏沐橙按住胸口,感觉刚刚的窒息感依旧挥之不去。
「沐橙我进来了。」房间门被人推开,梦中出现过的人走了进来。
「这么迟了还没起床不太像你,我就上来看看。」叶修顺势在床边坐下,感受到了苏沐橙的身体僵硬,「脸色很差,做噩梦了?」
苏沐橙咬着下唇,摇了摇头,额头上还挂着一层细密的汗。
叶修看着面前人发白的小脸,决定起身去拿点什么给她擦擦脸,然而他刚一动作,就被苏沐橙一把抱住,双手死死扣住他的腰,像在确认什么的存在一般。
「发生什么了?」叶修垂头看着几乎把整个人都缩在他怀里的苏沐橙,一头雾水,只能伸出手安抚性地拍着她的背,低低地哄着。
感受到怀里的人终于不再那么紧绷着身子,叶修松了口气。
「我梦见你不认识我。」苏沐橙把脸埋在叶修怀里,沉闷的声音连带着他的胸口都有些震动,「还怀疑我。」
叶修没有出声,他支起苏沐橙的脸,揉揉她的眉心缓解梦境带来的头疼与倦怠感。顿了很久,他才安慰般笑着说:「毕竟是梦,都过去了。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喝粥怎么样?」
「嗯,好啊。」
空气里不断回荡着壁钟走针的声响,一声一声敲击着鼓膜。苏沐橙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几秒之后才又裹着被子靠在床头,等待着经历一场恐怖的梦之后的第一顿饭。
苏沐橙总是努力让自己表现出坚强的一面,而支撑着这一点的是叶修。叶修在某种意义上一直是她的后盾,或者说是依靠,仅仅是在无意间想起他,她也会露出甜蜜的笑意来。她坐在那里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自己并不清楚,因为等待总是让人失去对于时间的概念。
等的有些焦急,她偶然间抬起头来看向壁钟,时间正指向9:56。这时手机响起,苏沐橙揉揉眼睛,定睛一看,是陈果。
「沐沐!」
「嗯,怎么了吗?」
「大事不好了,你看到荣耀论坛新闻头条没有?」陈果的声音显得很焦急。苏沐橙连忙爬起来,那头的陈果还在吐着槽,「现在的媒体真是有病了,什么都敢瞎写…」
裹着被子移到电脑桌前,晃动鼠标后,还处于待机中的电脑推送了陈果发来QQ消息链接,点击进入的网页立刻跳转头条新闻,「叶神疑似与多名女子有暧昧关系,其中一位是荣耀女神苏沐橙。」事实上下文并没有什么凭证,连配图都没有,这么明显的造谣却让评论区炸了锅,为叶神人品保证的粉丝不在少数,也存在着替苏沐橙不值的网民。
没什么猛料可挖就开始胡编乱造起电竞选手的隐私了吗,苏沐橙揉了揉眉心,向气头上的陈果送去来自当事人的安慰。
「久等了,怎么,又有什么让你这么不开心?」
苏沐橙说完再见后挂掉电话,她头也没回地指了指电脑屏幕:「你自己看。」
「嗯,喝粥吧,尝尝哥的手艺。」
视野里多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而叶修突然间靠了过来,苏沐橙微微偏过头去,对方呼吸的声音便正好就在耳畔,呼气时吹进耳朵里的气息痒痒的。
苏沐橙只觉得脸上发烫,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拿起汤匙:「…你看看吧,爆炸性新闻呢。」
「什么啊…嗯,别,受不起。」一遍浏览下来,他的语气里倒没有一点吃惊,平平淡淡地打趣道。
「已经很轰动了,你看评论……」
「我说,沐橙。」这时他的双眸转了过来,气息逼人而惊心动魄地,带着压倒性的优势,令苏沐橙不自觉地眨了一下眼,「我们来做点比这个假新闻更轰动的事吧,然后把它挤下去。」
「啊,什么?」
「比如说,苏沐橙公布和我的恋情。」
叶修的整个胸膛几乎都贴在她的后背上,手心的温度,是来自背后的拥抱传递过来的。这样的动作让苏沐橙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在粥的味道上。一直绝望而静默地在心中重复告白着的她不是没有想象过这种画面,但是真实出现的时候。
这样的叶修又显得太不真实。
「你突然…」
呼吸逐渐局促起来,她的目光游离间定格在墙面的时钟上,秒针晃悠晃悠地踱步离开又回到原位。
——9:56。
直觉告诉她不是钟坏了。而下一秒她所看到的让她狠狠打了个寒颤,电脑上显示9:56,一直亮着的手机屏幕上依然显示着9:56。
从她惊醒后第一次看时间开始,时间便一直停止在9:56。
一直没有过任何变化。
 
 
Chapter 2
 
她又一次在床上惊醒。
经历两场逼真的梦境之后,平静下来的苏沐橙心里微微泛起古怪的酸楚。像是不愿意再在屋中多停留一秒,她穿好衣服站起身来,寻求救命稻草般看了没有壁钟的墙面,把自己浸泡在露台的空气中。
梦,即非现实。
苏沐橙清楚的意识到,她可能一直陷在一环扣一环的深层梦境里。
说是梦,幻境或者魔障可能更贴切点,所以现在到底是怎么样,现在身处的环境是真实的吗。说不出来,但是现在的环境给她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如果之前是梦,那么现在应该也是。她少见地皱起眉头,反复回忆这两个连续的梦,试图挖掘所有细节找到这两个梦的联系。那个轰动全场却忘记了她的叶神,或者是因为一个纯属空穴来风的爆炸绯闻变相向她提出交往的、不太像是他的叶修。
叶修啊,两个梦都是因他而生的,存在或者不存在的可能。一直以来他们都有足够好的相性,在仓皇的逃生中把那些根植在对立面的悲哀失措忘怀,在新的风浪里构筑出新的默契。
总是这样,她磕着瓜子看楚云秀推荐的剧,在余光里看见叶修面前的烟灰缸渐渐堆上烟头,那男人的手指偶尔伸过去,笔直修长。而她呢,只是近乎痴迷地看着他的侧脸,鼻梁笔直,眼睫翕动时整个眉心生动起来。
不论是真实还是梦境,所有的一切都关于他。既然如此,当务之急就是在「第三个梦境里」找到他吧。
她转身回到房间里寻找她的手机。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这里并不是她的房间。环视四周,墙面上贴着印有自己的海报,是陈果的房间么?不对,她不是好早以前就摘下来了吗。由不得她多思考什么,苏沐橙几乎是以冲撞的方式离开的房间。
外面的天色是骤然间暗下来的,苏沐橙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的家,总之是在一片昏暗的路灯中摸索到了自家的门。她将钥匙插进锁孔,旋转一圈打开了门。屋里没有亮灯,黑魆魆的一片,有液体不断滴落着的声音。屋里充斥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即便知晓自己身处梦境,苏沐橙浑身还是有些僵硬,冰凉的指尖不自主地颤抖。她伸手按亮玄关的灯,瞥见门口处躺着一双没有摆放整齐的鞋子。
是叶修的。
地板上蜿蜒着暗红色的拖拽痕迹,以骇人的形态延伸向屋里。
「…叶修?」
她小声呼唤叶修的名字,像是恐惧着会惊扰到谁,僵硬的手脚有些不听使唤,顺着那弥漫着铁锈味的痕迹前行简直是一种折磨,接着,她抬手按下浴室电灯的开关,推开虚掩着的洗手间门。
喷头没有关好,正断断续续地滴着水。此时浴室里的环境简直是一团糟,鲜红色暗红色还有深黑色被胡乱地蹭在各处的瓷砖上。
苏沐橙想象不出浴缸里的画面。她可以判断出浴缸里的确有人在。
「嘀嗒。」
水滴声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血水翻涌,一个惨白色的物体浮了上来,苏沐橙跪在浴缸边,污水爬上衣裤像脚铐一样把她牢牢的钉在地上。
那是一只手--职业选手的手--修长白皙,指甲修理的整整齐齐--为她撑起整片天空的手。
浴缸中的水浑浊不清,苏沐橙下意识在水中摸索,没有,什么都没有,浴缸里连这只手的主人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
不知是该松口气还是该担心,冰冷的血液开始流淌,在心脏的压缩下流向四肢。她将断手紧紧抱入怀中打了个寒颤。
「就算是梦也太过分了吧。」
这是梦,苏沐橙毫不怀疑。明明满屋血水却嗅不到一丝腥气,手表上的指针也未转动,还有窗外黑色的世界。
可为什么心中的悲伤与恐惧止不住呢?一想到那人生死不明甚至丢掉了右手,她的心就像被什么攥紧,捏的她生疼。
明明只是个梦而已。
「嘀嗒。」
「把它给我吧。」
声音从耳畔传来,一个人站在她背后,脸埋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没有右手,血液从断裂处滴落混入地上的血水中分不出新旧。
是叶修。
湿漉漉的像从浴缸中爬出来一样。
叶修面色如常的接过断手安上,活动了一下。
「这样就习惯多了。」说着将手递给呆望着他的苏沐橙,「起来吧,就算在梦里,也是会腿麻的。」
「抱歉啊,原本不想这样出现在你面前的……以后还是少看点楚云秀安利你的电视剧吧。」叶修打量着一片狼藉的家,乍舌道:「真是凶杀案现场啊。」
「……每个都是你,每个又不是你。真是做个梦都逃不过你。现在的叶修也不是我熟悉的叶修吧。」苏沐橙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
「……如果我说是呢,如果我说你的叶修真的死掉了……虽然没梦里这么凄惨。」叶修挑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让她坐下。
「这不好笑……比起死掉的叶修我宁愿让你忘了我。」
哪怕在虚假的现实里,失去他不如让叶修从来没有与她的交集。
如果叶修不记得苏沐橙,但他还活着,还在荣耀这个舞台上创造奇迹,轰动全场。
哪怕她这一辈子只能作为一个叶修的小迷妹或者是玩荣耀挺六的职业选手妹子这样的身份和他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她也乐意。
「无法接受失去叶修的世界。」
「很漂亮的戒指。」苏沐橙将叶修握着她的左手摊开,摩挲着他无名指上的银环,用指尖一点一点的上面糊着的血污剔除。
「你也有一个,同款……比这个更好看一些。」
「同款哪有什么好看不好看。」她笑道,惊讶的看见自己的左手上也出现了一个戒指,比起叶修那个,多了几颗碎钻,像星星一样闪着光。紧紧的箍在她无名指上,打量片刻,苏沐橙发现了一行细小的刻字「smc+yx」
「是要好看一点。」她表示赞同。
「上一个梦才和我告白,这就结婚了吗?真是一点实感都没有。」
叶修听完轻笑着俯身,把她抱入怀中,苏沐橙将脸贴在他的胸口,没有心跳--因为梦里的设定是死了么,心中的刺痛越演越烈。
「好脏。」衬衫上的污泽蹭到苏沐橙的脸上,虽然闻不到血味但心理上也是很难接受的。
「半斤八两吧。」连胸腔的震动声都听不见。
苏沐橙看了自己一眼默认了他的说法。
「沐橙。」叶修学苏沐秋少时哄她入睡的方法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嗯。」
「忘了我吧。」
「怎么可能。」
一种名叫叶修的毒已经深入苏沐橙的骨髓,牵一发而动全身。
「梦里就不要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
「这只是个噩梦吧。」
「是,这只是个梦。」
 
又一次惊醒,苏沐橙喘息半响将自己从梦醒的漂浮感中剥离出来,记不清梦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心里好难受。她捂着胸口,那里隐隐的在刺痛。
好像梦见叶修了,对了叶修!
苏沐橙需要确认叶修的存在,以及存在的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叶修,从恍惚中脱离,看向所处的环境……这里不是她家,是欣兴战队的住所——等等?她不是一直住在战队里吗,哪里来的家?
还真是被梦影响的很彻底啊。苏沐橙自嘲的笑笑,无意识的在无名指上摩挲着。
在房间内的小洗漱间打理,苏沐橙被镜中的自己吓了一跳。惨白的小脸上都是交错的泪痕,眼睛下乌青一片,整个人像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千年僵尸,「还好没这样出去。」会把队友吓死的!
离开房间前,苏沐橙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分针平稳的转向下一格。
这次是真醒了。
 
「叩叩。」
叶修屋门打开,魏琛打着呵欠惊讶道:「沐橙妹子?」
「叶修在吗?」苏沐橙向里张望。
「叶修?他不是退役回老家种地去了嘛。」魏琛一脸你睡糊涂了吗的表情。
「哦。」
是有这么回事,夺冠后叶修退役,现在她是欣兴的队长,今天怎么了,这么不在状态,「打扰了。」
魏琛耸耸肩关上了房门,将屋外的视线隔绝后,魏琛皱起眉头,「这可麻烦了。」
苏沐橙又陷入了混乱,偏偏陈果还去处理俱乐部粉丝纪念会的事情,不在家,从狼藉的衣服堆里翻出了手机,他拨通了电话。
 
没心情吃早饭苏沐橙溜达到了训练室,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她摆弄自己的电脑,里面多出了许多不属于她的文件,大多都是各个战队和选手的资料与视频还有一些总结感想。
「什么时候的弄的了…」也没细看翻到自己常用来储存电视剧的文件夹就点了进去「居然已经更了这么多了吗?」虽然平时有摆脱陈果唐柔她们下载,但什么时候攒了这么多?
拖动滑轮拉倒上次看到的地方,熟悉的声音说道:「看哥职业选手级的操作。」
一只手附在了苏沐橙的手上,精准的将进度条拖到记忆里的位置,分秒不差,「诶?」她瞪大眼睛看向靠在椅背上的男人:「叶修?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早上,开心不?」
「恩。」
在苏沐橙没看到的地方,时间静止了。
 
Chapter 3
 
陈果挂断了魏琛给她打来的电话后和队员们交代了一声就匆匆打了辆车返回兴欣。
「她没有吃药对不对?」
「现在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魏琛叹了口气,苏沐橙那个样子一看就是很久都没有吃药了,也是,她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哪里还记得自己生着病了。
陈果越过魏琛直上楼梯却被他一把拉住,「你要干什么?」
「放手。」
陈果想抽出自己的手臂无奈却被他拉的太紧,魏琛蹙着眉头,「你不能去刺激她,你忘了医生说过了什么了吗?」
「这句话应该我说,你难道忘记医生说过了什么吗?!」陈果猛然回头去看他,一双眼睛已经变得通红,「记忆的混乱和丧失,现在连幻觉都出现了,整整一年的各种治疗没能让她痊愈反倒是日渐加重,再这样下去她就不是苏沐橙了你明不明白!」
失去了叶修的苏沐橙痛不欲生,可是叶修临终前的最后心愿就是希望她好好活下去,所以她活了下来,但却选择了把自己囚禁在那个只有叶修的虚幻梦境里。
可那终究不是现实,而人的身体也是有极限的。
魏琛松开了手望着陈果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内,或许她是对的,他们心疼都苏沐橙,所以就纵容她一再沉溺,可那终究不是解决的办法,他们又能陪她演这出戏演多久?
演一辈子是绝对不可能的。
心病还需心药医,陈果不能接受这样的苏沐橙,兴欣也是,不是因为她是兴欣的队长,而是因为她是叶修的妻子,虽然她代替不了叶修但在他们心中她和叶修的分量是一致的。
陈果还没走到训练室门口就听到了苏沐橙的笑声,她沉了眼眸,推门而入,果然看到她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她反复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迈着略微颤抖的步伐走到苏沐橙身旁。
苏沐橙察觉到身旁有人抬起头就撞入了陈果的视线中,她笑了笑,「果果你回来了啊,叶修正在和我说附近有一家冰淇淋做的特别好吃,哦对了,演唱会好看吗?」
她从没跟她说过自己要去看什么演唱会,而且这里除了她们俩再也没有第三个人,陈果把苏沐橙握着鼠标的手拉了起来,又单手转了下转椅让她面对着自己,「沐沐。」
「恩?」苏沐橙望着陈果的异样眨了眨眼,「怎么了果果?」
陈果弯下了身子,两个人四目相对,她再次深呼吸了下压住了自己颤抖的声音,「叶修并不在这里你知道吗?」
「可——」
「他也没有回家种地,他哪里也没有去,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他刚刚回来了啊。」
「不。」陈果哽咽了,「叶修他……」
苏沐橙看着哭泣的陈果,又扭头去望站在不远处的叶修,只见他依然保持着微笑注视着自己,这次她看了很久很久才终于发现,他的双眸中并没有她,他的眼中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她微微张开了薄唇,却只字未言,那个叶修向她眯起了双眸,笑得宛如一只狐狸,和她爱的那个叶修简直如出一辙。
只见他的嘴唇一张一合的说了句什么之后就在她的面前开始变得透明起来,苏沐橙瞪大了眼睛,伸手想要去抓却被陈果拦下,一行清泪从脸颊划下,她就眼睁睁的望着他再一次从她的身边消失。
这次消失的时间变成了永远,不管是梦境还是幻觉,都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只是叶修,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Chapter 4
 
我爱叶修,不管是作为他的队友还是作为他的女友,苏沐橙摩挲着无名指的钻戒,亦或是作为他的妻子。
我是幸福的,我坚信他也是幸福的,可福祸总是难以预测的,叶修遇到了事故,断了右手,医生告诉我需要截肢,截下他的整只右手存活的可能性才会大许多。在签字截肢和保住右手的选择中我坚持的选择保住他的手,即使知道这么做有可能会永远的失去他。
我可以接受没有右手的叶修,哪怕他只剩一个脑袋,仍是我的叶修,但叶修却无法接受不是职业选手的自己,那是他的荣耀,也是我的荣耀,我无法轻易舍去。
结果手术失败了,我失去了我们荣耀,也失去了我爱的丈夫,我没有见到他的最后一面,但根据医生的转述,他的遗言只有三个字:活下去。
活下去,我知道,那是他在对我说,活下去,即使没有他也要活下去,并且要带着他的那份一起活下去。
可是没了叶修的苏沐橙又该如何活?
于是我囚禁了自己,不管是梦境还是现实,只要能够见到他,我都会在所不惜。
可是那个虚假的他和他本人实在是太过相像,相像到说的话都是一样的,他在消失前最后对我说的三个字也是活下去。
如果这是你们所期望的,那么——
 
Chapter 5
「……沐沐?」
苏沐橙冲陈果笑了笑,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她用毫无波澜的语气说道:「我回来了,果果。」
 
 
/END
 
 
本篇著写者:苗苗,海夜璇心,萝卜,上古。

  

组长说了最近实在太忙导致字数不达标QAQ有时间会补上再做修改⁄(⁄ ⁄ ⁄ω⁄ ⁄ ⁄)⁄

  

【闲白组招新!没有稿费只凭一颗爱叶橙的心!但会有不定期的小福利!有意请私信!】

评论(6)
热度(77)

© 海夜璇心 | Powered by LOFTER